卷二 笑傲 001章 瘦马

    斜阳西坠。

    将临的黄昏却并没有让那炙热的天气有丝毫凉爽之感。

    酷烈的天气让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内尽是一片枯黄。

    地面更是在酷热之下如同老人那枯树一般的皮肤,出现了道道沟壑,连带着那四周的树木也是枯萎殆尽。

    这是天干亦是地老。

    但只要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四周那些枯萎的树木却并不是因为这酷烈的天气,而是在其躯干上出现问题的缘故。树皮不翼而飞,甚至在那下方的低矮部分还能看到齿印。

    交错的齿印,告诉着旁人这些树木受到了某种可怕的变故。

    再看地面,到处是坑坑洼洼,不少树根翻露在外面,被晒成了枯藤。

    这是枯萎,是没有生机的世界。

    也许地狱中的炎热地狱也不过如此。

    哒!哒!哒!

    马蹄声响起。

    在这寂静大道上传来了一阵声响,打破了这寂静的场面。

    斜阳下,道路的尽头。

    一匹瘸腿的瘦马正慢悠悠的迈着步子一点一点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在前面有一道人影正牵着瘦马,只不过看对方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看上去牵着的不是坐骑,反倒是有一种想要将马背起来跑的错觉。

    那年青人一身黑衣,在这炙热的天气下,却丝毫不见汗意。

    披肩的长发显得有些卷曲,被他随意的负在肩侧,发冠上插着的一根漆了油漆的簪子。

    一柄带鞘长剑被他横挂在腰间。

    尤其是那散漫慵懒的模样,看那长剑似乎就要坠在地上。

    在他的四周自有一股凉意,这瘸腿瘦马则亦步亦趋的跟在了身后,恨不得趴在年轻人的身上。

    不仅如此,还有几只蝴蝶正围绕着他翩翩而舞。

    咴咴——

    陡然。

    瘸腿瘦马停了下来,直接低头咬住了年青人的衣服,呜咽不已。

    “……嗯!”

    回过身,年青人伸出手掌拍了拍老马的脑袋,说道:“你也感觉出来了吗?”

    “不愧是上过战场的老马。”

    “那股浓稠到已经散不去的血腥味对我来说简直比这太阳还要惹人瞩目。”

    缓步上前,年青人又低头看了一旁那枯树上面的痕迹。

    那上面齿印交错。

    “……”

    低头瞅了半晌,又伸手摸了摸那痕迹,再扫了一眼四周几乎每个树干上都存在的一模一样的痕迹,年青人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配合着那渐渐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喃喃自语道:“天灾人祸,莫过于战争饥荒。”

    “白骨皑皑,赤地千里。”

    “都说水火无情,但比较起眼前的情况来说,却不算什么了。”

    鼻子微动,空气中的那股子血腥味越发的浓烈了,对他来说,这气味简直就像一根根针不断的朝鼻孔里刺。不仅如此,在这浓烈的血腥味中还掺杂着一股腐臭味。

    “走吧。”

    脚步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后,他这便继续拉着瘸腿老马一步一步的朝那气味的源头的方向缓步走去。

    不一会儿。

    在踏出那枯林之后,年青人终于看到了源头。

    远远的,便见到一座暗黑色的山丘处在那里。

    不!

    那根本不是什么山丘。

    定睛看去,那根本就是一颗颗脑袋堆积而成的山丘。

    每个脑袋上都是血淋淋的五官,狰狞着面孔,睁大着黑漆漆的眼眶,带着无边的怨恨和恐惧眺望着前方。

    蔓延的鲜血早就在烈日暴晒下干枯,留下了一条条蜿蜒的黑色纹路。

    那是堆积如山的人头,是京观。

    之前那股子血腥味和腐臭味正是从这里传出。

    “!!!”

    当亲眼见到恐怖一幕的时候,年青人身心还是忍不住一颤,对他来说如此惨景却也只是仅仅次于那次事故,毕竟那次是他亲手塑造。

    那些头颅上有着不少还系着一条条的黄色带子,结果被人堆积在一起,筑成京观之后,远远望去就有不少黄色的布条纠缠着迎风飘荡,端的是阴森之极。

    沉默了一下后,年青人拍了拍身后的瘸腿老马,直接踏步上前。

    来到了京观之前后,他这便认真的观察起来。

    他发现这些筑造京观的头颅中只有一部分的脑袋才缠着黄巾,而有着几乎一半的压根儿没有缠绕黄巾,甚至里面还有不少的稚童老人的头颅。

    再看那摆在最顶端的那颗脑袋,则是别出预料的戴着头盔,看上去那是一个战败将军的头颅。

    细细的数了一下,年青人大概的推测出了这里的人头数,竟是接近万人。

    筑这京观之人,除去黄巾军外,甚至是携裹的百姓,竟是不分老幼全数诛绝。

    手段之狠,杀心之大,心思之冷,甚至让人想起了曾经的战场杀神白起。

    再望向不远处,那里的土壤有着明显的翻新迹象,腐烂味道却不比这颅山来的弱。

    很明显,那里埋藏着什么不言而喻。

    闭上眼,年青人大概的在自己脑海里构思了之前发生在这里的战争,在心中回放了战争的过程。在最后他睁开了双眼,面色阴沉如水,口中则是念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朱隽!”

    “你太过了。”

    朱隽,当朝镇压黄巾起义的右中郎将。

    深吸了一口气,年青人强行压下心头的恼怒,面色愠色缓缓消散后,他这才恢复了冷静。一脸冷漠之色下,他唤回了自己的那匹瘸腿老马,翻身上马后,一声‘驾’之后,这便骑着老马朝前面的宛城方向奔去。

    只不过在动身的那一刻,年青人于马背上回眸望了一眼颅山。

    他的目光不是放在那最顶端的将军脑袋,也不是其他系着黄巾的头颅,而是那被砌在中间用来填补空隙的一个稚女的脑袋。

    还扎着总角,满是污血的脸上却是遮不住的皮包骨,那微张着的嘴还有那瞪得大大的黑眼眶似乎在询问他人为了什么。

    半晌。

    收回视线的年青人双脚轻轻一碰马腹,顿时瘸腿老马爆发出了它能够达到的最大速度,哒哒哒的朝着前方一瘸一拐的奔去。

    ……

    宛城。

    刚刚打败占据宛城的黄巾军孙夏部,一举攻破了城市,打的驻守的黄巾军节节败退,终于在一番战斗后,孙夏部败走,对方给朱隽留下了一个残破的宛城。

    高大的骏马上,一身盔甲的朱隽面色是止不住的愠怒。

    低眉垂目,浑身上下间散发着骇人杀气。

    一旁的将领和士兵们则是在这股杀气下骇的瑟瑟发抖,只觉得那炎热的天气下怎么会这么凉?

    “找!”

    “找到那群黄巾的踪迹,找到那孙夏所在。”

    朱隽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双眼中几乎散发出刺人的光芒,说道:“叛逆之人,当诛绝!”

    “本将要用他们的脑袋为至尊贺!”

    “喏!”

    陪在身边的数名将领同时领命,然后骑着骏马带着一部分的人直接离去,追逐起已经败退的黄巾军孙夏部。

    而朱隽并没有跟上,反而是清理下下巴青须上沾染的血色,随后骑着大马直接入了城。

    现在……他要为陛下稍微清理下这宛城里的一些野心之人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