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九十五章世交

    千岁看着我们的车渐渐远去,大声的喊了一句:“小姐姐,我们还会再见的!”

    我淡淡一笑,靠在椅垫上,抬起一只手护着袖中的胖和尚。

    顾少霆在后视镜里观察着我的举动,我便索性闭上了眼眸,不搭理他,一路无言,大家心照不宣的沉默着。

    待回到屠妖馆,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我们三人下车,去给扈洪天复命,结果却被请到了屠妖馆的偏厅里。

    还未到偏厅的门口,我就听到了扈洪天的笑声,紧接着又是?

    “你们来啦?”

    我们几人刚踏入偏厅的门槛,扈洪天就高兴的看向我们,这样灿烂的笑容,与他脸上的疤痕很不相配。

    “小舅舅?”而我的视线则是被坐在扈洪天身旁的小舅舅给吸引了。

    小舅舅此刻手中正端着茶水,看到我立马将杯盏放下,然后起身走到我的面前,将我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才松了一口气。

    “安之,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小舅舅高兴的说着。

    “师父,我小舅舅还需要照顾平城的店铺,不如让他回去吧。”小舅舅高兴,我却是高兴不起来的,因为,我很清楚扈洪天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安之啊,今后就由师父亲自照顾你们,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扈魏两家本就是世交,和亲人没有什么两样。”扈洪天望着我,眼神居然莫名的柔和了许多。

    不过我依旧不希望小舅舅留在这里,这太危险了,而且,我留在这是为了寻找机会去救龙玄凌的。

    小舅舅在这就成了我的软肋和后顾之忧,我要动手之前,思虑的就更多了。

    “师父,我小舅舅在平城确实还有些小买卖,而且,也要守着祖宅,所以?”我说着推脱的话。

    可扈洪天却霸道的很,立马开口说:“什么小买卖?猎妖师的后人,该做的,就是本行!今后留在屠妖馆,除妖救人,也算是帮我分担一些。”

    “我小舅舅术法不高,并且,已经多年不捉妖了,只怕是帮不了师父。”我说的十分决绝。

    气氛瞬间就凝固了,扈洪天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变得僵硬。

    小舅舅连忙开口说道:“安之,既然扈爷已经开口,我自然没有推辞的意思,只是扈爷?”

    小舅舅看向扈洪天,冲着扈洪天郑重的拱了拱手,开口说道:“扈爷,正如安之所说,我的术法实在低劣,并未得祖上真传,若是有做的不好的,还请扈爷您多多担待。”

    “呵呵呵!”扈洪天一听,放声大笑了起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既是魏家人,那无论如何我都会想办法为你提升术法,这种见外的话,就不必再说了。”

    我凝眉,看来这件事只能是这么定了。

    “师父,既然我小舅舅要留下,那我想给小舅舅另寻个住处。”我心中想着,为舅舅找个离屠妖馆远一些的住处。

    可结果扈洪天面色一沉,反问道:“难道,偌大的屠妖馆,还缺个住人的屋子不成?”

    “不是的师父,屠妖馆住的都是各位师兄,我舅舅一个外人,若是久居于此实在是不符合规矩,这样,就在屠妖馆就近处,找个住处如何?”我笑着说道。

    扈洪天本是不愿,说什么都是一家人,不必计较这些。

    不过顾少霆也帮忙搭腔,觉得我说的有礼,帮忙劝说扈洪天。

    扈洪天最终勉强同意了,不过,住处必须就近找,若是远了他可不答应!

    “是,师父。”我低头回了一句,心中盘算着,屠妖馆隔壁的小巷深处,就有一片宅院,宅院与宅院之间都是纵横交错的小路,若是小舅舅住在那里,既能让扈洪天“放心”也能让我安心,毕竟那地形复杂一些,若是有什么事儿逃跑起来也方便一些。

    “此次,你们还顺利么?”扈洪天终于问起了任务。

    顾少霆点头,把那严大夫的儿子染了鼠气的事儿告诉了扈洪天,不过却偏偏没有说山上视肉的事儿。

    “哦,那他回乡了?”扈洪天望向顾少霆,见顾少霆点头,他便又问:“那野参呢,也带走了么?”

    “是,严大夫说那是师父给的上等野参,自然是一并带走了。”顾少霆低垂着头,回答着。

    扈洪天听了又看向了我:“安之,你也见过那野参了?是否觉得眼熟,从前可否见过?”

    他这摆明了就是明知故问,我微微俯身道:“师父,安之说过,从前是安之错信妖孽,从今往后,那些妖孽与安之再无瓜葛!”

    “好,很好!今日,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扈洪天很满意我的回答,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下去。

    不过,他并未叫小舅舅与我一同离开,我便站着不动。

    “罢了,你与你小舅舅也许久不见,一同去休息吧。”扈洪天见我站着不动,撇了我一眼之后也冲着小舅舅摆了摆手。

    我连忙道谢,然后拉着小舅舅的手逃命一般的迅速出了偏厅,带着小舅舅到了我如今住的屋子。

    一路上,我脚步飞快,进了屋之后,就立即将房门的门栓拴上。

    “小舅舅,你放心,等找到时机,我就会想办法送你走。”我一边立在门边从门缝里,往外看,看看有没有人监视我们,一边对小舅舅说着。

    “安之,我们魏家和他们扈家,确实是世交,扈爷还给我看了,父亲的手稿与他往来的信件。”舅舅口中的父亲,就是我的外祖父。

    只不过,这个外祖父我是从未见过的,母亲对他也是只字不提。

    “舅舅,你要相信我,这扈洪天不是好人,你在这真的很危险。”我凝眉说着,又无奈叹了一口气:“总之明日,我替你找个新的住处,然后,过几日你便称病,尽量别来屠妖馆。”

    “安之,他真的不会伤我,就算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小舅舅说到这顿了顿,抿嘴不再说下去。

    “他与我母亲是什么关系?”我想起了在猎场,这扈洪天能说出我母亲的名字,想必与我母亲一定是认识的,并且从他当时的表情来看,或许关系匪浅。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