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九十九章蒙骗

    妖救人,这算是彻底的把道长当年认定的妖皆为歹毒之物的思想给震撼了,那一次也是他第一次放过了妖。

    他放过芸娘之后开始变得恍惚,再接到屠妖令时候便开始思索,那妖是否则真的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也正因为有此顾虑,他频频受伤,还被普通的小妖所伤,这让扈洪天很是失望。

    如此混沌又过了一年,道长在一次猎妖时,又遇到了芸娘,这一次芸娘为保护山中小狐与猎妖师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两败俱伤。

    猎妖师死了数十人,狐群也死了一大半,不过山中的精怪因为对猎妖师的厌恶,全部都集结了起来,围攻道长所带的残余猎妖师。

    最后一众猎妖师就只剩下道长一人,道长生受重伤,昏死过去,本以为必定是一命呜呼了,可谁曾想,他居然再一次醒了过来。

    并且,醒来之后,发现一位清丽女子正在给他熬药,包扎伤口。

    芸娘的容貌自不用说,别说是男人,就算是女人看到了也会为之惊艳。

    道长当时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见如此佳人,并且还救了他的命,自然是生出了好感来。

    在山中的小屋,一住就住了两个多月,道长的伤势已经痊愈,可是他却舍不得离开,他想要带着芸娘一道走,可芸娘却说自己是属于山林的,不愿跟着道长走。

    道长当时还以为芸娘是自小生活在山中,芸娘不愿意,他也不强求,日日就这么跟芸娘厮守在一起。

    两人的情愫渐渐的萌发,越来越浓烈,最后对彼此交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道长说,他本以为自己最在乎的便是屠妖馆大师兄的位置,在乎那些名与利,可是跟芸娘在一起之后,他每日在山上砍柴,采野果,也很开心。

    虽然吃的是粗茶淡饭,可是他从未觉得苦过。

    只是,那时候屠妖馆已经派出了第三波人,上山群找他。

    他是扈洪天的大弟子,从小一手栽培,扈洪天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不断的派人去找道长。

    道长砍柴时被自己的师弟找到,师弟们劝说他回去,说是扈洪天为了他生了一场大病。

    道长视扈洪天为父亲,便立即回小木屋,想要带着芸娘一起下山去屠妖馆看望扈洪天,也告诉扈洪天自己如今已经娶妻。

    但芸娘拒绝了,说是不适应山下的生活,就留在小屋等着道长回来。

    道长应允,下山回了屠妖馆之后,发现扈洪天确实憔悴了不少,很是愧疚。

    扈洪天问了道长这段时间的经历,道长也和盘托出,说是受了重伤被山中一女子所救。

    扈洪天何等聪明,那座山是出了名的妖山,一个寻常女子怎么可能住在那?

    不过能不被道长发现是妖,说明道行足够深,可以摒住自身的妖气。

    于是,扈洪天立即又派人去了那小木屋,用最上等的妖魁符将芸娘的真身给逼了出来,回来的弟子告知那是一只九尾银狐。

    扈洪天说,妖狐之中他只见过三尾,他想亲自出手,将这九尾狐狸给拿下。

    道长这才明白,原来与他朝夕相对的爱人,居然是九尾狐,可哪怕是这样,他依旧爱芸娘。

    他跪下苦苦哀求自己的师父放过芸娘,可扈洪天对妖深恶痛绝,并且,他认为是九尾狐蛊惑了自己的爱徒。

    所以,带着一众弟子上山屠妖。

    那山上的妖物几乎被屠杀殆尽,扈洪天为了逼出芸娘声称要放火烧山,最终将芸娘逼出之后,扈洪天又用捆妖链和妖魁符将芸娘拿下,压回屠妖馆。

    扈洪天希望道长可以亲手杀了芸娘,也只有这么做,扈洪天才会重新信任道长。

    只可惜,道长说什么都不肯,反而是为了一只九尾狐妖居然要跟养育自己长大的师父反目成仇。

    扈洪天当时便说,要杀了他这孽徒,可是却下不了手,只是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巴掌长的伤口,从此逐出屠妖馆。

    “师父说,他放了芸娘之后,芸娘就自己跑了,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找她,可是都没有找到。”道长说着眸子里闪现出泪光。

    “你自然是找不到的,因为,芸娘这么多年,一直都被困在屠妖馆,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我蹙眉,依照扈洪天的个性,怎么可能放了芸娘?

    芸娘可是一手“毁掉”了他精心栽培的徒弟,他当时必定是恨不得将芸娘千刀万剐。

    而道长却被扈洪天那一副假仁假义的伪善面孔所欺骗,觉得,只要是师父口中说出的话,就绝对是真的。

    既然扈洪天说,已经放了芸娘,那么必定是放了。

    认为或许,芸娘是因为山上的那些妖被牵连屠杀而恨自己,所以,不愿意再与他相见。

    “师父从未对我说过谎。”道长此刻,还低声喃喃的说了一句。

    我不禁露出了嘲讽的笑意:“那你觉得,是我在骗你了?”

    道长一愣,又立即摇头,我没有骗他的动机,今日谈到芸娘也完全是巧合,这一点道长还不至于弄不清楚。

    “道长,我说的句句属实,扈洪天的女儿几年前被一场大火烧伤,便是一直用芸娘的血保养皮囊,芸娘所经受的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我看着道长,一脸凝重的说着。

    道长则是缓缓的抬起眸子,朝着屠妖馆的方向看了一眼,我看到他那复杂的眸子里,透出了失望。

    并且,没有太多的犹豫,便抬脚准备朝着屠妖馆走去。

    “你干什么?”我连忙将道长给拽住。

    “救芸娘!”道长的语气之中有焦急,有愠怒。

    想必,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被,最为敬重的师父所骗,让心爱的女人在屠妖馆中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今夜不行,小心打草惊蛇。”我虽然和道长一样,希望立刻将芸娘救出,可是屠妖馆里那么多的护卫巡逻,并且,扈洪天近日夜都在屠妖馆中。

    万一惊动了他们今后再想救出芸娘,那必定是比登天还要难。

    道长虽然心急如焚,但一时半会并未有什么万全的打算。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