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九十二章履行血誓

    “思音?”宁守诚一看到宁思音出来了,便面色大变,惊叫了一声。

    穿山甲也停下了步子,转过头去,看向了宁小姐。

    一见这穿山甲回头看自己的女儿,宁守诚便更加的激动了,直接就冲到宁思音的身旁,伸手一把扶住了宁思音。

    “那些丫鬟呢?怎么不好好看着你?思音啊,爹扶你回去歇着。”宁守诚柔声说着。

    这语气和态度,跟之前对我们时是截然相反的。

    “爹!”宁思音望着宁守诚,微微的摇了摇头:“爹,不要再拉无辜的人下水了,女儿愿意嫁给他。”

    宁思音说完,看向那穿山甲:“只要我与你成婚,这血誓就算履行了对么?”

    穿山甲望着宁思音,居然呆愣在了原地。

    宁思音这么一个标致的千金小姐,与穿山甲这个外表粗野,像是山野莽夫的男人实在是不匹配,就好像是小姐跟仆人站在一起。

    “问你话呢!”龙玄凌开口说道。

    穿山甲立即点头,并且,因为太过于激动连续点了数次。

    “那你便带我回去,此生,我宁思音就是你的人。”宁思音说着,就要朝着穿山甲走去。

    宁守诚连忙死死拉住宁思音的手腕,那白瞳里头都涌出了泪水来。

    “思音啊,你疯了么?它是妖啊,你跟着它不会有好下场的,爹已经替你和张司令的儿子定了亲,今后你会是司令的儿媳,是这江城的女主人。”宁守诚就这么一个掌上明珠,他希望可以给宁思音最好的生活。

    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半点的委屈。

    “爹,自幼您是如何教导女儿的?您说过,做人要言而有信,既然是您立下的血誓,那么女儿愿意去履行。”宁思音居然还冲着宁守诚笑了笑,安抚自己的父亲。

    “思音,你别傻了,你自幼体弱多病,若真的跟它去了山野里,必定顽疾缠身,你叫爹如何能安心?这跟送你去死又有什么区别?”宁守诚紧握宁思音的手,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松开。

    宁思音垂目,似乎也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父亲如此伤心难过。

    “如果宁小姐真的愿意嫁给我,那我愿意留在这宁府上,同她过日子。”穿山甲虽然看着粗野,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居然还学会了变通。

    宁思音不能去山里生活,他也不强求,可以留在这宁府,做一个上门女婿。

    “果真?”宁思音感激的望着穿山甲。

    穿山甲十分笃定的点头:“本妖说话向来算话,只是,宁小姐,你当真愿意做本妖的夫人么?”

    宁思音也很是肯定的说:“愿意。”

    “思音?”宁守诚还想开口劝说。

    宁思音转过头来,看向宁守诚:“爹,其实,我自幼梦中就经常出现一只奇怪的动物,渐渐长大,我知道,那是穿山甲,这“人”我也好似见过,总觉得熟悉的很,这便是女儿的宿命,而且,那张少爷,女儿也并不中意他。”

    “可是?”宁守诚这实在是无法接受。

    “守诚,你就答应思音吧,她梦中经常喊着“山主”想必那山主应该就是这位吧?”宁夫人披着披风也走到了厅里。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穿山甲,又看向宁守诚:“它看起来倒是憨直,思音既然愿意,那便由着她吧,这是她的命!”

    “夫人,怎么如今连你也这么说?”宁守诚一脸讶异的看着宁夫人。

    “因为,我不想看着你出事,也不想看着思音昏迷不醒,痛苦不堪,这血誓本就是你立下的,为了你好,也为了思音好,你就应允了吧。”宁夫人说着,走到宁守诚的面前,居然俯身就要给宁守诚跪下,求宁守诚答应。

    宁思音也将手从宁守诚的手心中抽了出来,和自己的母亲并排跪着,恳求宁守诚同意。

    宁守诚用力的闭了闭眼眸,开口道:“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宁老爷已经答应了,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叫爹啊!”我见宁守诚已经松口,连忙提醒一旁傻愣着的穿山甲。

    穿山甲听了,这才回过神来,也冲到了宁守诚的面前,也不顾大妖的颜面了,冲着他拱了拱手,也跪了下来叫了一声爹!

    宁守诚看着穿山甲,再看看自己的女儿,用力的摇了摇头。

    不过,最后却道:“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便由着你们。”

    “多谢父亲成全。”宁思音泪眼汪汪的看着宁守诚。

    宁守诚心疼的将宁思音和宁夫人扶起,再度落了泪。

    “这婚事,事不宜迟,宁老爷你还是抓紧办了。”龙玄凌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这宁守诚反悔,还提醒了一句。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穿山甲睁着圆圆的眸子问了一句。

    柴绍摇头:“这家伙也够猴急的。”

    “这样吧,明日我去与张司令请罪,若是他愿意解除婚约,那么我便安排你们的婚事。”事已至此,宁守诚也渐渐变得心平气和。

    “让本妖去替你说。”穿山甲很是积极。

    “让他们自己处理吧。”龙玄凌再度开口。

    穿山甲哦了一声,又看向我们几人,那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看着穿山甲,他们这事儿也算是谈妥了,于是让宁守诚帮忙请个大夫,给小舅舅还有楚楚看看。

    “不用看了,只是在阴阵里待久了,体内入了阴邪之气,喝了符水就能好。”龙玄凌说着,帮我将小舅舅扶起,我则是扶着楚楚,柴绍帮忙抱着灵乌,准备回房休息一会儿。

    “来人!再给几位贵客,收拾三间屋子。”宁守诚大声的吩咐道。

    外头立即进来了一个婢女,连忙去收拾厢房。

    我们先将小舅舅和楚楚,都弄到我们的屋子里,给他们喝了符水。

    至于灵乌,它是翅膀受了伤,穿山甲也不隐瞒,说灵乌的翅膀是被它给咬掉的。

    我小心翼翼的给灵乌包扎,又按照龙玄凌说的让婢女弄了些生肉生血来,喂给了灵乌吃,让它恢复的快一些。

    “安之?”小舅舅喝了符水,眼皮子眨巴了良久,这才睁开,当他看到我时,似乎还觉得是在梦中,迷迷瞪瞪的叫了我一句。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