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白肉宴

    看张志忠陶醉的表情,我的眉头却不由的蹙的更紧了,想着应该不是什么寻常的吃食。

    “你们,吃,吃,吃的是什么?”柴绍已经抬起他仅有的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估摸着是怕自己听了之后,会将刚刚吃下的香蕉吐出来。

    “白肉宴!”张志忠说着,嘴角的口水就快要流淌出来了。

    我之前进过妖楼,也见识过白三娘的白肉馆,知道这白肉就是人肉的意思,胃里头一阵的翻腾。

    不过所幸,我这一整日也就只喝过龙玄凌给的一杯血水而已,所以就算吐,也吐不出什么来。

    “白肉?是什么肉?”柴绍听了一头雾水。

    张志忠也不正面回答柴绍的问话,而是说:“那肉,是我吃过最鲜嫩的肉了,太香了。”说完,他闭上了眼眸好似在回味。

    “呜呜呜,呜呜呜!”一旁赵祥森的妻子,却突然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我问道。

    “造孽啊!真的是造孽!”妇人崩溃的大哭着,嘴里还不住的重复着这两句话。

    她告诉我们,她的丈夫知道张志忠就喜欢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于是,便想着投其所好,弄些特别的吃食。

    思来想去,有新意,张志忠又肯定没有吃过的,那应该就是人肉了。

    “呃!”

    柴绍听完,直接就吐了。

    张志忠一脸嫌弃,鄙夷的撇了柴绍一眼,一旁的婢女立马过来给柴绍收拾,柴绍漱了漱口面色苍白的吓人。

    “你继续说。”我见那妇人停了下来,连忙对她说道。

    她这才继续说,她说自己的丈夫花了好多心思。

    一开始是想办法弄些尸体来,用尸肉烹煮,可后来发现,尸肉又老又硬,难以入口,后来就悄悄的杀了一个家奴,但是,肉依旧有些干涩。

    于是,换了女人的肉,但还是不够嫩,最后赵祥森就想到了孩子。

    只是,婴儿的肉,一煮就烂,反反复复的试过了十几次,才发现,四五岁的孩子是最好的。

    用蒸笼蒸上半个时辰,肉香味四溢不说,还又嫩又鲜。

    赵祥森的妻子说的认真,我的脑子里已经都是孩子被放入蒸笼里的画面了,这些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不过,祥森说,稚子难寻,所以,那寿宴,也就只有他们主桌,吃的是孩童肉,其他人吃的都是普通的猪肉。”赵祥森的妻子说完,抬起手拭去眼角的泪水。

    “那有劳赵夫人你把当时过来祝寿的宾客名单,拿过来,交给张司令。”龙玄凌对赵祥森的妻子说完,又对张志忠说:“张司令,你去查查名单上,还有没有人与你和赵祥森发生同样变化的,特别是当时坐在主桌的人,要重点排查。”

    “嗯,你们听到了,快跟着她回去取名单,然后调查清楚!”事关生死,张志忠显得有些暴躁。

    他的那些部下,立刻带着赵夫人又离开了。

    而张志忠看着面前的活珠子,也终于是没有了胃口。

    “时候已经不早了,调查也需要时间,我们先回宁府。”龙玄凌说着拉起我的手腕,就准备先带着我们回宁府休息。

    可那张志忠却不干了,拍着桌子说,如今他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儿,我们三个必须留下来,他安排我们住在他隔壁的房间。

    “张司令,您不是被鬼纠缠,不必如此惊慌。”柴绍本是开口想安抚张司令一句。

    可结果这句话,却反而激怒了张司令:“你看看老子现在都成什么样了?你还叫老子不要惊慌!他奶奶的!”

    张司令恼怒的爆了粗口,接下来更是骂了一大堆我们听不懂的方言。

    见他情绪如此激动,我便说,让他给宁府通报一声,也好让我舅舅他们放心。

    “这个倒是没问题!跟我走!”张志忠说着,挣扎了一会儿,由两个仆人过来才将他从那沙发上给搀扶了起来。

    而这张志忠,吃饱了之后,便是要去休息,我们也只能跟着他一道走。

    张志忠的卧房在后院,因为体格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如今他是一个人住。

    我和龙玄凌住在他左侧的房间,柴绍则住在他右侧。

    张志忠在进卧房休息之前,还跟我们碎碎念着,说他觉得,自己就是被诅咒了。

    那赵祥森已经死了,下一个很有可能就是他。

    待他回了屋,我和龙玄凌也进了张志忠给我们安排的房间里,这房间里头倒是高床软枕,看着就舒坦。

    龙玄凌让我先休息,他自己则是盘腿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我以为他是要度化那妖丹,可是却也不见他将那妖丹取出来。

    “龙玄凌,你在想什么?”我开口询问。

    “想不明白。”他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想不明白什么?”我看着他。

    他将那斗笠取下,侧过头来看着我说:“本君想不明白,为何他的身上没有妖邪之气,甚至通身看不到一丝丝的黑气?”

    “这个?”其实,龙玄凌都想不明白的事儿,我又怎么可能想的明白呢。

    这件事,确实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

    “龙玄凌,你说,会不会是被他们吃掉的那个孩子,在报仇。”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可是问题就在于张志忠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妖鬼之气,这是说不通的。

    “罢了,你歇着吧,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说。”龙玄凌说着也闭上了眼眸,打算运气打坐。

    我见他在运气,也没有再多说,退回到了床榻边上,按了按松软的床就躺了下来,顿时觉得全身都舒坦了。

    并且,因为太过于放松,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待我再次醒来,是被外头“嗒嗒嗒”的脚步声给吵醒的。

    我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本能的叫了一声龙玄凌,可屋内却没有人回应,朝着那木椅看去,龙玄凌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想必是见我睡的熟,便没有叫我。

    我连忙起身,走到了门边,确实有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的走廊里传来,我推门而出,就看到仆人们乱做了一团,柴绍就立在张志忠的卧房门口。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