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七十一章囚禁百年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龙王妻最新章节!

    “呼!”

    一声极重的叹息之声,传入了我的耳中,那“东西”听到我说的话,似乎十分的失望。

    “你是九霄的上妖么?为何会被封在墙中?”听到她的叹息声,我不禁开口询问道,想着她的遭遇必定不寻常。

    结果,那回应声却再也没有响起,我想或许是那“东西”觉得,同我说了也没有用,我帮不了她,所以她就不愿再开口了。

    “璇儿。”

    正当我这么想着,突然那轻柔而低沉的女人声音再度响起,并且,喊了一声“璇儿”。

    璇儿?我听着觉得很是耳熟,突然想起,之前凤帝,好似就是称凤卿璇为璇儿?难道这“东西”认识凤卿璇么?

    “你说的璇儿,是凤卿璇么?”我问道。

    对方哼哼了一声,我便又追问:“你的意思是,凤卿璇能救你?”

    “璇儿。”她又开口叫了一声,紧接着就又是一阵啜泣。

    啜泣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并且,无论我再说什么,她都不答话了。

    这一夜,我彻夜未眠,次日老黑来送吃食时,我同老黑提出,自己想要见凤卿璇。

    老黑将膳食朝着我的面前一推,毫不犹豫的冲着我摇了摇头,老黑告诉我,他们就只负责在这看守我,也不能随意的离开这里。

    “是么?”我看着老黑。

    老黑点了点头,不过视线却停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垂下眼眸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腕上戴着的是一个翡翠玉镯,这玉镯子之前也是凤卿璇赠予我的,我自己对这些珠宝首饰向来没有什么兴趣,若非凤卿璇说主子要有主子的样子,我也不会戴着。

    如今,这老黑看中了,我就索性将镯子摘下来,然后递到了老黑的手中。

    “这个送给你,你辛苦替我跑一趟吧。”我望着他,认真的说道。

    老黑连忙伸手接过玉镯,注意力都到这镯子上了,压根就没有在听我说话。

    “若是你拿了这玉镯,又不好好替我办事,那么下次龙君来了,我就告诉他,你克扣我的口粮,还刻意折磨我。”我冷冷的望着老黑,沉声说着。

    老黑听了呲牙一笑,说道:“洛主子,这几日,龙君都来不了,您以为修灵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不过,您放心啊,奴才既然收了洛主子您的东西,那必定是会尽心尽力的为您办事儿的,奴才这就去找公主殿下。”

    他说完,将玉镯子揣到了怀中,乐颠颠的离开了。

    我看着他那副模样,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耍花样,如今我自己困在这,也没有办法知道老黑究竟是不是真的会替我去跑腿。

    一直等到用午膳,老黑也没有出现,给我送食盒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怯生生的小妖奴。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他,想同他打探老黑是否去帮我寻凤卿璇了。

    那小妖奴低垂着脑袋,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回答道:“主子说笑了,奴才哪配有什么名字,因是如今妖奴里最小的,被称为小幺。”

    “哦,小幺,今日怎么是你给我送饭菜老黑呢?他出去了么?”我一边接过他递进来的瓷碗,一边“随口”一问。

    他点了点头:“嗯,黑哥出去了。”

    “去哪儿了?”我听到小幺说老黑出去,还想着,必定是给我办事儿去了。

    结果小幺却说:“黑哥去给鹤长老办事儿去了,具体是什么事儿,奴才也不知。”

    “给鹤长老办事儿去了?”我一听顿时蹙眉。

    这个老黑,收了我的翡翠玉镯,居然真打算蒙我。

    “洛主子,我,我,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小幺见我的面容突然变的严肃,立刻紧张的看向了我。

    我连忙摇头:“没有。”

    说罢,我就端起饭菜吃了起来,看着眼前这小幺长的皮包骨一般的瘦弱,我主动将荤肉夹给他一块。

    他愣愣的望着我,好似不明白我的意思。

    “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其他妖奴的。”我说完,他依旧不敢吃,于是我就将那肉留在碗中,等我吃完了,将碗推给了他。

    他这才微微侧身,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把嘴角擦干净,别叫人看出来了。”我看了一眼小幺嘴角上的油脂,提醒道。

    小幺点头,将肉咽下之后,就连声同我道谢。

    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就要坐下休息,这小幺整理好碗筷却也不走,站在笼门前,好似还有什么事儿要说。

    “怎么了?”我望着他问道。

    他怯生生的从自己的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团白色的好似是棉花的东西,双手捧着。

    “洛主子,这个给您,您,您塞到耳朵里,就什么声儿都听不到了。”他说着,大着胆子抬起头看向我。

    我看着那棉花,微微蹙眉:“你们夜里也听的到有女人在唱歌对么?”

    小幺用力的摇了摇头:“这里也就我能听的到,这事儿我也同鹤长老说过,鹤长老让我就当做没听到,要是谁把这事儿传出去,就杀了所有守金笼的妖奴。”

    “就你听的到?”我听了小幺的话,思索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他生性怯弱,看着好似什么都怕的样子,在凡间时,也都说胆子小的更容易招鬼,应该是一样的缘由。

    而我,那夜也是因为烛火突然灭了,很是惊恐,所以才听到了那“东西”的歌声吧。

    “鹤长老有没有同你说过,这里的“东西”是鬼物还是?”我看向小幺想问清楚。

    结果,他将那脑袋摇晃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说是鹤长老不让他多问,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哭声从他刚来这金笼当差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你刚来当差的时候?你是什么时候守在这金笼的?”我问道。

    “约莫,是两百年前了,金笼不关妖的时候,我只要十天半个月来巡视一下就好。”小幺回答道。

    我听了不禁一怔,两百多年前?对,差点都忘了他们可是妖,寿命都极长。

    只是两百多年前就已经有这声响了,没准那女人已经被困在这好几百年了。

    “洛主子,塞着这个睡觉,就听不见那声儿了,您试一试,奴才先告退了。”小幺说完冲我俯了俯身,就离开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