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妻》正文 第三十九章师徒较量

    【800♂小÷说→网】,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命有莲蓬蛊,并且,已经准备好,要给扈洪天试试了。

    他说,因为这蛊极为珍贵,在此之前,他还没有给人下过。

    “扈洪天,看来,你真是运气好。”柳榆生说罢,朝着内卧的珠帘后望去。

    “孽障,你欺师灭祖不会有好下场的。”那珠帘后传来了扈洪天的回应声。

    “呵呵,欺师灭祖,又怎样?你就连亲骨肉都杀,我做的这些同你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柳榆生说完,已经撩开了那珠帘,走到了铁笼前。

    这个大铁笼之前是用来关扈云萝的,如今,里头只是吊着扈洪天而已。

    扈洪天身上的铁链子,被固定在两侧的小铁柱上,脖子上也绕上了铁链,铁链的长度只能让他跪着,无法坐下休息。

    见到柳榆生,他猛的冲到了笼子边,怒声叱道:“柳榆生,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扈洪天此生最大的错,便是收了你这么个孽徒!”

    “不!你此生最大的错是杀了笙儿!”柳榆生冷漠的看着扈洪天:“告诉我,笙儿在哪,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些,否则,我绝不会心慈手软,你应该知道。”

    “哼!桃笙若是还活着,看到你如此对她的父亲,你觉得她会怎么样?她一定会恨你!”扈洪天不要脸的提及桃笙,企图用桃笙压制柳榆生。

    柳榆生冷冷一笑“嚯”的一声,一只手已经掐在了扈洪天的脖颈之上,看表情是被激怒了。

    扈桃笙是他的软肋,只要提到桃笙,他就很难自控。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笙儿?父亲?你配么?”柳榆生质问道。

    “柳榆生,无论如何,我都是她的父亲,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扈洪天沉着一张脸,反驳道。

    柳榆生咬着牙,表情有些狰狞,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

    “扈洪天,你若是不说出笙儿的下落,我就毁掉你最重要的东西。”柳榆生看向扈洪天,一字一顿的说道。

    “最重要的东西?”扈洪天的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你是要用这妖女来威胁我?”

    扈洪天朝着我这撇了一眼,眼神很是漠然。

    我不禁苦笑,不屑去看扈洪天,视线转向了内卧的床榻上。

    这内卧的床榻之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不过她盖着被褥,我也看不清她的模样,应该是刚刚换好皮囊的扈云萝。

    “在你的眼中,我难道就如此蠢钝么?”柳榆生也扬起嘴角,冲着扈洪天笑了笑:“扈馆主,你最最看重的东西,应该是这屠妖馆吧?这是你一生的心血,你曾说过,要将屠妖馆发扬光大,还说要让妖物无所遁形对么?”

    “你想干什么?”说到屠妖馆,扈洪天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把屠妖馆改为“保妖馆”如何?就像之前龙城里的妖精草堂一般,专门替妖物看病?保护那些妖,你说怎么样?到时候,您还可以继续当您的馆主。”柳榆生脸上的笑意渐浓。

    扈洪天则是瞪大了眼眸,那眼神,好似是想杀人。

    “你敢!”他怒声呵斥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柳榆生眸子一凝,眼中的杀气比扈洪天更甚。

    扈洪天见柳榆生这般反应,便知道,如今柳榆生或许真的什么都做的出。

    “榆生,你我好歹师徒一场,除了屠妖馆,其余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任由你处置。”扈洪天的语气总算是缓和了一些,不像之前那般冲。

    柳榆生却面不改色,眼中的神色十分漠然。

    他应该只要看到扈洪天,就会想起桃笙,所以眼中除了恨就再无其他。

    这些年,他隐忍的很辛苦,如今不必再伪装了,便将仇恨表现的淋漓尽致,如何折磨扈洪天,已经成了柳榆生最大的趣事儿。

    “此次猎妖大赛已经取消了,所以我才会接你到这来,这“保妖馆”我确实是动了心思规划了一番,如今留洛安之也并非是要用她威胁你,而是她的身边有不少妖物,到时候一并带入屠妖馆,对了,让那龙王带队,好好的振兴“保妖馆”如何?”柳榆生俯身,望着扈洪天那张因为愤怒,而憋的发青的面容,柳榆生觉得极为痛快。

    “畜生!畜生!”扈洪天吼叫着。

    “扈洪天,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在这同我耗费时间!今日,只要我出了这个门,屠妖馆就得改名,不信,你试试!”柳榆生说完转身便要走。

    “榆生!”扈洪天激动的喊了一声。

    柳榆生侧目,看向扈洪天,估摸着是以为扈洪天的心理防线完全被击溃了。

    结果,扈洪天却眸子一红道:“笙儿不是我杀的!”

    听到这句话,柳榆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都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没有想到扈洪天居然还在否认,还想利用桃笙,来让柳榆生心软。

    “这“保妖馆”我柳榆生开定了!”柳榆生咬牙切齿的说道。

    扈洪天激动的抓着铁笼的柱子,大声喊道:“真的不是我,我下不了手,我真的下不了手!她是我如珠如宝一般捧在手心里养大的,我怎么舍得杀她,我怎么舍得?”

    扈洪天说着,身体踉跄了一下,跌跪在了铁笼子里,说这句话,好似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柳榆生却不信:“你这老东西,都到了这种田地了,还想否认?”柳榆生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

    我望着扈洪天,不知道为何,看他的神情举止,总觉得他没有撒谎。

    可是,若桃笙不是他杀的,那又会是谁下的手?

    “罢了,如今事实如何,只怕已经不重要了,柳榆生,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我提醒柳榆生。

    柳榆生听了之后,也渐渐冷静下来。

    但态度变得比之前更加强硬,他让扈洪天立即说出桃笙的下落,否则立马给屠妖馆换新招牌。

    亲骨肉的命,都不看在眼中的扈洪天,似乎很“吃”这一套,跪在地上微微摇晃着那蓬乱的脑袋。

    “还不说?来人啊!先把屠妖馆的牌匾取下!”柳榆生冲着外头大喊了一声。

    “在地牢底下!”扈洪天立即脱口而出,并且说完之后,抬起头恳求柳榆生,千万别动屠妖馆。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