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许七安vs曹青阳

    三品?

    曹青阳晋升三品了?!

    哗然声“轰”的一下炸起,每个人的表情都异常精彩,大奉江湖很多年没有出现三品武夫了。

    尽管武林盟号称初代老盟主还在世,但谁都没见过,那位与国同龄的老匹夫早已绝迹江湖数百年。

    曹青阳如今晋升三品,武林盟的声势将膨胀到史上最高,而大奉朝廷的镇北王前段时间刚好殒落

    这是不是意味着江湖武夫要崛起了?

    大奉的格局会不会因此发生变化?

    最兴奋的当属武林盟势力,一个江湖组织,有一位三品在台面上支撑,和隐世不出只在幕后操纵,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大奉朝廷也才一位镇北王呢,而且还殒落了。

    如今,咱们曹盟主亦是三品,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江湖上,武林盟将一言九鼎,成为中原仅次于朝廷的势力。

    镇北王死后,朝廷只有一位监正。而武林盟,新老盟主,两位三品,称第二不过分吧。

    “他已经是三品了吗”

    萧月奴美眸异彩连连,由衷的为武林盟欣喜,也由衷的敬佩盟主曹青阳。

    她比曹青阳低一辈,记得当年娘亲担任楼主时,曾经评价过这位武林盟主,天资不算顶尖,性格也并不出彩。

    若非前任盟主堪称毫不讲理的提拔,曹青阳根本不可能成为武林盟主。

    但这么多年过去,曹青阳用事实证明了自己,他早早的成为武榜前三,问鼎剑州武林,而今更是晋升三品,成为武夫体系中屈指可数的存在。

    “盟主竟然晋升三品了?”神拳帮主傅菁门难掩震惊,瞪大了眼睛。

    “如此一来,九色莲花唾手可得。而以盟主对许银锣的欣赏,不会伤他性命这么看来,我们退出争夺,损失巨大啊。”

    墨阁阁主杨崔雪遗憾道。

    两人对视一眼,心疼的无法呼吸。

    既然自愿选择退出,将来九色莲花成熟,便没有他们两派的份儿。

    傅菁门心一横牙一咬,哼哼道“不行,我就算撒泼耍赖,也要求盟主原谅。”

    杨崔雪面皮抽搐,傅菁门年纪比曹盟主小,撒泼耍赖倒是无妨,他可是比曹青阳还大一辈,江湖虽以力为尊,但同样重视辈分。

    他拉不下脸来,但又很心疼。

    这边欢天喜地,另一边,月氏山庄里,天地会弟子们面如土色。

    就在刚才,许七安为他们树立的信心和热血,在此刻,烟消云散。

    “天不生我杨千幻,大奉万古如长夜!”

    杨千幻大喊一声,操纵床弩火炮对准曹青阳,一轮攒射。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然后,他想都没想,一个传送溜走了。

    “轰轰轰!”

    曹青阳抬手,在身前轻轻一抹,一道完全由空气组成的障壁出现,炮弹炸开,弩箭折断,他三丈之内,波澜不惊。

    这一幕,让围观的群雄愈发确定他晋升三品,四品做不到这般举重若轻。

    曹青阳缓步入阵,走到南宫倩柔面前,声音平静“你是魏渊义子,有背景的人总是不一样的,我给你选择。

    “让开路,便不与你计较。不让,则生死相向。”

    曹青阳的性格就是这样,忌惮对方的背景,也会堂堂正正的说出来。

    南宫倩柔看了他一眼,脸色阴沉,默然几秒,他退到了一旁。

    既然对方是三品,那就没有送死的必要。再者,守护莲子只是任务,且不是非要完成的任务,没必要为此拼上性命。

    曹青阳微微颔首,继续月氏山庄深处行去。

    第二关是剑阵!

    主阵者,楚元缜。

    一袭青衫的状元郎,脚踏阵眼,漠然的看着逼近的曹青阳,并不因为他是三品就有所忌惮,或畏惧。

    “我只出一剑,一剑过后,任尔出入。”

    曹青阳闻言,目光落在他背后的长剑,道“是你背后那一剑?”

    “你没资格让我出这一剑。”楚元缜淡淡道。

    “看出来了。”

    曹青阳点点头,那是意气之剑,没资格,指的不是实力,而是目标不对。

    “那你差远了。”曹盟主语气平静的补充了一句。

    楚元缜并指如剑,朝天,刹那间,剑气盈满天地。

    身在其中的曹青阳只觉得自己身在刀山剑海之中,脚下的地面,头顶的天空,身周的空气,全部化为了剑。

    这是剑势!

    楚元缜一步跨出,朝着曹青阳递出剑指。

    他手里没剑,亦不曾凝物为剑,但曹青阳眼里,却有一道照亮天地的磅礴剑光,带着沛莫能御的锐气,激射而来。

    这一剑递来,天地共发杀机。

    曹青阳缓缓握住拳头,以直拳迎战剑光,以武夫的个人伟力,迎战天地杀机。

    楚元缜的“剑”在拳头里一寸寸崩裂,破碎的剑气在地面留下一道道剑痕,或横或竖,或撇或斜

    细看之下,每一道剑痕都隐含着特殊的“剑势”,对于江湖散人来说,这里的每一道剑痕,都是最顶级的剑法。

    若能参悟一二,修为必定大涨。

    “我输了。”

    楚元缜右手微微颤抖,似是痉挛,勉强拱了拱手,让开道路。

    “借着阵法凝势,你这一剑,便是四品武夫,也要饮恨。”曹青阳给予极高评价。

    他掸了掸衣袖,继续往内深入,不多时,便见到了南疆的小黑皮丽娜。

    “所以这一关,是力?”曹青阳仅是扫了她一眼,便看穿她力蛊部的身份。

    “我也只出一拳。”丽娜瞪着他。

    “爽快。”曹青阳笑了。

    丽娜不再说话,深呼吸,开始聚力。

    她的胸腔微微起伏,而后剧烈起伏,平地刮起了狂风,她的每一次呼吸,都会造成夸张的气流运动。

    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加持在她身上,这是来历阵法的增幅。

    十几息后,她的脸色开始潮红,她脖颈、手臂等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染上一层血红,像是煮熟的虾。

    砰砰,砰砰,丽娜的心脏宛如密集的鼓声,连绵成片,换成寻常武夫,心脏早已不堪重负,当场炸裂。

    她的血液宛如决堤的洪水,冲刷着血管,她的身体如同沉睡的巨兽,复苏了。

    一道道诡异的纹路出现在皮肤表层,像是刺青,透着一股妖异的美感。

    咔擦!

    地面霍然皲裂,丽娜像一道离弦的箭矢,过程中,她握紧拳头,空气像是被攥爆,发出沉闷的巨响。

    轰

    时隔多年,许七安又听见了超音速战斗机发出的咆哮声。

    丽娜这一拳,超越了音速。

    声音仅是一刹那,而后被一声更加响亮的,类似炮弹爆炸的巨响替代。

    尽管很多人没有见到这一幕,或肉眼无法捕捉,但能凭借声音变化来推断出最后一声爆炸,来源于两人的碰撞。

    冲击波掀起青石板,将四周的房屋、树木、假山等事物,统统吹飞,吹倒,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圆形地带。

    这个圆形地带里,只有裸露的地面,连铺设的青石都不复存在。

    丽娜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右臂无力下垂,整条胳膊,包括手掌,骨骼全碎。

    曹青阳甩了甩疼痛的拳头,喟叹道“单凭气力,力蛊部举世无双。”

    第三关,他看见了一个魁梧的和尚,双手合十而立,面相苦大仇深。

    “看你的样子,似乎不退?也想与我过招?”紫袍盟主笑眯眯道。

    他旋即打量了一眼四周,发现周围迷雾笼罩,很容易让人失去方向感。

    “这似乎是迷阵,对你的战力没有加成。”曹青阳提醒道“你连四品都没到,不怕我一巴掌拍死你?”

    恒远没有回应,往后退了一步,迷雾立刻游动,将他吞噬。

    几秒后,曹青阳耳廓微动,朝着左后方挥出巴掌。

    闷哼声里,恒远现出身形,踉跄后退,他再次引入迷雾,接着出现在曹青阳身后,但被早有察觉的紫衣盟主一个凶猛后靠,直挺挺的撞飞出去。

    再也没能起来。

    曹青阳继续前行,穿透迷雾,来到一座庭院,这里阴风阵阵,鬼哭神嚎,一道道不够真实的幻影在空中游曳,发出尖细的啸声。

    “你不是三品。”

    万鬼哭嚎中,李妙真浮空而立,默默俯视着曹青阳。

    她的身躯看起来宛如实质,但这并不是真实肉身,而是她的阴神。

    道门最擅长的是元神领域的法术,即使同样擅长该领域的巫师,也要差道门一筹。

    武夫以破坏力著称,以体术著称,元神方面虽然没有短板,但也并不突出。

    这座万鬼大阵,是专门克制四品武夫的。

    “我现在确实是三品,只不过元神距离三品还差点。”曹青阳坦然道。

    老祖宗赐予的精血让他短期内体验到了三品武夫的可怕和强大,但元神依旧停留在原本的境界。

    李妙真取出一面虚幻的镜子,当空一照,镜中呈现出曹青阳的身影。

    她伸手探入镜中,将那道人影摄出,弹指打入一个稻草人体内。

    一道道亡灵扑向稻草人,压住它的四肢和脑袋。

    李妙真探手一抓,于虚空中抓出一道虚幻的锥子,正要刺入稻草人眉心。

    曹青阳气机一震,只见稻草人猛的炸散,将那一道道压在身上的亡灵一同炸成齑粉。

    李妙真昂着头,骤然爆发出尖啸声。

    阵中,密密麻麻的阴魂同样昂起头,发出凄厉尖叫。

    无形无质的音波像是钢钉刺入曹青阳大脑,搅动他的元神,摧残他的神智。

    与此同时,曹青阳身上的衣物纷纷叛变,腰带试图勒死他,衣服试图捆绑他,左右两个袖子打结,变相的捆绑双手。

    趁着对方恍惚之际,李妙真俯冲而下,让自己化作利箭,射向曹青阳眉心。

    她的身后,是千军万马。

    亡灵们簇拥着她,追随着她。

    曹青阳及时惊醒,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雾。

    嗤嗤嗤

    亡灵触及血雾,尖叫着消散。

    李妙真在空中痛苦的翻滚,发出凄厉的叫声,她的阴神黯淡了几分。

    “但我的气血是三品,我的舌尖血至刚至阳,你没有成就阳神,便受不得我的血液。”曹青阳笑道。

    “养鬼不易,这些亡魂是你自己收起来,还是我替你超度?”他哂笑道。

    李妙真尽力了,她的阴神返回肉身,而后摘下腰间香囊,打开绳结,将亡魂收了回去。

    一口气连破五关,月氏山庄辛苦布局,在曹青阳面前却宛如儿戏,摧古拉朽,碾压式的攻破。

    “曹盟主盖世无双,乃世间一等一的豪杰。”

    “难以置信,原以为会是一场苦战,没想到竟这般轻松。”

    “曹盟主,不知我等能不能分一杯羹,我等愿为武林盟效力。”

    浩浩荡荡的人马顺着曹青阳开辟的道路,长驱直入。

    众人脸上盈满笑容,委实是没想到曹青阳如此强悍,把一场龙争虎斗,硬生生变成了过家家。

    高品术士辛苦布置的阵法,天人两宗杰出弟子亲自坐镇,这些都不足以对曹青阳造成阻碍。

    势如破竹。

    倘若曹盟主没有迈入三品,这或许是一番苦战,但如今,夺去九色莲花根本没有任何阻碍,可谓手到擒来。

    “原来盟主成竹在胸,难怪他从不在乎我们的态度,对杨崔雪和傅菁门的退出毫不关心。”千机门的门主感慨道。

    “那么他召集我们的目的”兰心蕙质的萧月奴喃喃了一句,继而沉默。

    答案显而易见,曹青阳召集各大帮派的目的,不是为了对付月氏山庄,他们真正的敌人是地宗,以及朝廷人马。

    甚至群聚而来的江湖散人,也是要防备的敌人之一。

    如果只是月氏山庄的话,曹盟主一人便可碾压。

    天地会弟子们憋屈的咬着牙,聚集在一起,被群雄逼的连连后退。

    他们已经没有守护阵地的必要,因为原本在众人的料想中,这该是一场苦战,是一场角力持久的战斗。

    绝望的情绪涌上每一位弟子心头。

    “呦,那小美人好水灵,哈哈,老子不要莲子了,抢一个美娇娘回去。”

    有人在弟子群里,看见了秋蝉衣,顿时双眼放光。

    秋蝉衣的姿容,即使在美女如云的万花楼,也是翘楚。

    江湖散修中,从不缺滚刀肉和lsp,当即就有几个汉子呼朋唤友,朝秋蝉衣等人围拢过来。

    地宗的妖道见状,阴恻恻的笑道“这就对了嘛,就算得不到莲子,能抢回去一个美娇娘,也不枉此行。”

    “你们若不出手,那我们可就捷足先登了。”

    地宗道士在怂恿江湖匹夫们动手,杀光这些不肯投身魔道的地宗“叛徒”。

    天地会弟子一退再退,退向山庄最深处,退向养着九色莲花的寒池。

    等退到寒池边,还能往哪里退?

    届时,只能殊死一搏。

    天地会弟子们露出决然之色。

    这边的战斗没有开启,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见了寒池方向传来冷笑声

    “曹盟主,不如你且等等,我先杀了这般宵小,再来与你决战。”

    那些觊觎秋蝉衣美色的江湖人士,立刻噤声,收敛了念头。

    他们还是很怕许银锣的。

    秋蝉衣如释重负,只觉得那个声音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让人充满安全感。

    双方一边对峙,一边移动,很快来到寒池边,首先看见的是池中摇曳霞光的九色莲花。

    池边盘坐一老道。

    通往寒池的必经之路上,站着一位黑色劲装的年轻人,扎着高马尾,单手按住刀柄,正与曹青阳对峙。

    气势上,竟不输半分。

    “这一关似乎没有阵法?许银锣打算怎么守。”曹青阳笑容温和,透着志在必得的自信。

    霎时间,一道道目光,数百名“观众”,齐刷刷看着许七安。

    。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