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正文 第七十五章 没有价值的地图

    对于大巫师的问题,白帝没有立刻回答,有着自己的节奏

    “我拜访了蛊神,蛊神告诉我,道尊或许已经殒落。

    “我认为这不符合道尊的手腕和能力,便去了一趟天宗,看完天宗心法,我忽然意识到,道尊或许真的殒落了。

    “祂和远古的神魔一样,都倒在了最后一步。”

    大巫师表情平淡,缺乏好奇心的沉默不语。

    白帝蔚蓝如海的竖睛打量着他,突然说道

    “你果然知道很多隐秘。”

    顿了顿,白帝终于回答了方才的问题

    “九州要变天了,这片世界要变天了,亘古以来,这是第二次变天。

    “上一次变天,神魔时代终结,除蛊神之外,没有任何一尊天地诞生的神魔能活下来。

    “变天既是浩劫,也是机遇,千载难逢的机遇。但要想在浩劫中成为最后的赢家,我们就必须要找到守门人。”

    萨伦阿古皱了皱眉

    “守门人?”

    他对这个词非常陌生,不明白何意。。

    白帝点头

    “没错,守门人!

    “远古时期,我跟随父亲游历九州,拜见过一位神魔,祂的形象是龟蛇同体,蛇能看穿心灵,龟能占卜天机。呵呵,你们巫神教的卦术,多半是传承于祂。”

    当然,这不是说巫神是神魔后裔。

    远古时期的人族原本是卑微的蝼蚁,通过后天不懈的钻研和努力,一步步掌握了天地伟力,开创出武夫和道门两大体系。

    在这个过程中,天生拥有可怕伟力的神魔,便成了借鉴和学习的对象。

    比如传说中,昔日的人皇曾在治理大水时,见一神龟浮出水面,其背部纹理玄奥莫测。

    人皇福至心灵,创出了占卜吉凶的卦术。

    人族就是这样,一点点的学习,一步步的钻研,直到如今各大体系并存于世。

    巫神创立了巫师体系,但巫师掌控的法术里,并非全部由巫神所创,或者说,巫神是在先人的经验和法术上,做了突破、延伸,创立了巫师体系。

    就如道尊一样,后世称他为道门体系的创立者,其实在道尊之前,道术体系便已存在,只是从未有过集大成者,未曾出过超品。

    “当时已是神魔时代的末期,那位神魔曾说,若此次变天没有结果,那下一次的“变天”将出现守门人。”

    白帝缓缓道

    “找到守门人,杀死守门人,才能在浩劫中成为赢家。”

    说到这里,白帝停了下来,默默的望着萨伦阿古。

    后者沉吟片刻,叹息着说道

    “我从未听说过守门人的存在,不过,你算错了,其实“变天”的准确时间,在一千两百年前。”

    白帝蔚蓝的眼睛里,竖瞳像猫儿遇到强光,骤然收缩

    “你的意思是”

    萨伦阿古颔首

    “儒圣封印了所有超品,把“变天”时间往后推延了一千两百年。你所谓的守门人,总不该是一个已经死去的超品吧。”

    白帝露出了恍然之色

    “返回大陆后,我最看不懂的就是儒圣为何要封印超品,现在我明白了,也明白了蛊神为何说,他曾以为儒圣是守门人。”

    顿了顿,白帝继续说道

    “我已经排除了儒圣和道尊,那么剩下的九州大陆强者里,谁最有可能成为守门人,我心里已有判断。但缺乏依据,这便是我来这里找你,与你说这么多的原因。”

    萨伦阿古白眉轻皱

    “有话便说。”

    白帝开门见山,道

    “我怀疑守门人是初代监正,也就是你的弟子。”

    萨伦阿古摇头

    “他和儒圣一样,都已是故去之人。”

    “这正是我所疑惑的,我本想尝试调查初代监正,却发现他的一切信息,都已被当代监正抹去。想要解开疑惑,便只有找你了。”

    白帝沉声道

    “术士体系脱胎与巫师,在某些方面,甚至要克制巫师。初代是你的弟子,你对他的评价是什么。”

    萨伦阿古望着远方,脸色有些唏嘘

    “天纵奇才,但他能创立术士体系,委实是出乎我的预料。我曾困惑了很多年。”

    白帝边听边点头

    “在你看来,天赋不足以开宗立派,创下术士体系。当然,天赋不能代表一切,一个人的成就,与后天的经历有极大关系。

    “许平峰说,他曾率领巫神教的巫师,与大奉开国皇帝逐鹿中原。”

    萨伦阿古颔首

    “当年孽徒与那小子在中原结识,交情不错,后来那小子欲争天下,吃了败仗,险些挺不过来。便通过孽徒求上门来,说只要巫神教助他推翻大奉,主宰中原,他便立巫神教为国教。

    “让巫神教独享中原气数,我和纳兰雨师当时确实有这样的心思,就成全了他。

    “等他夺得天下,建立大奉王朝,我欲让他实现承诺,立巫神教为国教。他严厉的拒绝了,还连写了三封信给我,骂我厚颜无耻。

    “说自己是堂堂中原人,怎么会和外族做这种给祖宗丢脸的交易。我勃然大怒,写信训斥年轻人不讲武德。他回信让我好自为之。”

    白帝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率二十万精锐,陈兵边境,打算一路推到大奉京城,但被孽徒挡了回来,彼时的他,已经是踏入一品,开创术士体系。中原境内,连我都不是他对手。”

    萨伦阿古回首前尘,时隔六百年,早已没了戾气,只是觉得唏嘘和好笑

    “大局已定,巫神教吃了个哑巴亏,也只能如此了。”

    白帝思索一下,道

    “在此之前,你竟完全不知他开创了术士体系?他随着大奉高祖皇帝打天下时,可有表现出异于平常的地方。”

    萨伦阿古陷入长时间的回忆,六百年匆匆而过,个中细节,不是刻意去记的话,即使是一品,也很难立刻想起来。

    “出征的第三年,他曾经写信给我,问了一些奇怪的问题。有一个问题,在当时让我极为惊讶。他说,中原历代皇帝都是气运加身,可曾有人,将国运纳于一身?”

    萨伦阿古沉声道

    “巫神教修行与气运无关,他本不该会有这个问题,我写信问他何出此言,他说当时与儒家的大儒有过一番深谈,这才有感而发。时至今日,我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那应该是他首次接触气运相关的问题。

    “再来后,我便听说他自创了炼器之术,当时倒也没想那么多,以他的天资,做出一些开创性的成就,并不困难。”

    白帝说道

    “那炼器之术,便是如今的炼金术师。他在那时,就已经在开创术士体系了。”

    萨伦阿古无声点头

    “这便是我困惑了很多年的事,他的变化实在太快了,快到不合常理。”

    白帝愈发笃定了

    “所以,我才猜测他是守门人,得天眷顾,所以才能短短十余年里,开创术士体系,晋升一品。大奉的高祖皇帝每打下一片领地,他的实力便强一分。

    “如果他是守门人,那一切就可以解释了。自道尊消失以来,人杰辈出,超凡高手一代换一代,但唯独初代监正,是最不同寻常的。”

    萨伦阿古灰褐色的眸子里,闪过恍然之色,旋即摇头

    “但你无法解释他为何身死道消,他确实死了,这点我可以确定。”

    白帝凝视着他,道

    “我想,你已经得到答案了。”

    萨伦阿古叹息一声

    “你为我解开了困扰多年的疑惑。”

    白帝声音低沉“我同样如此。”

    它朝萨伦阿古轻轻颔首,化作白天冲天而起,遁入云海消失不见。

    几个时辰后,青州,叛军军营。

    与戚广伯共同俯瞰中原地图的许平峰,似有所感,从袖中取出一枚白色鳞片。

    鳞片呈盾形,透着金属光泽,坚固不朽,它正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忽暗忽亮。

    许平峰把鳞片摊在掌心,道

    “何事?”

    鳞片白光涨落,传出白帝低沉的嗓音

    “我同意你的要求。”

    说完,鳞片光芒收敛,变的朴实无华。

    许平峰把这枚当年从云州白帝庙中得来的鳞片收好,侧头看向戚广伯,笑道

    “时机已到!”

    戚广伯笑了笑,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

    许七安驾驭着扁舟,在汪洋中航洋,慕南栀坐在船头,裙摆像花一样绽放。

    双手托着腮帮,蹙眉道

    “有点无聊。”

    钓鱼也不能一直钓下来,总会腻的。

    “那你和白姬下棋吧。”

    许七安手里握着地书碎片,一边和李妙真“撩骚”,一边安抚慕南栀。

    慕南栀气道

    “我的意思是,你能否抓紧时间?明明能飞,为何不飞。”

    许七安看一眼她的身侧,木船长出了几根嫩芽

    “无聊到都发芽了?”

    花神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娇嗔姿态,胜过世间任何美景。

    “俗世纷纷扰扰,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我想好好想想将来咱们住京城呢,还是找一个世外桃源,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

    慕南栀脸色微红,连忙“呸”一声,故作恼怒

    “谁要和你过粗茶淡饭的日子。”

    这时,许七安猛的坐了起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慕南栀吓了一跳“你,你干嘛呀~”

    许七安摆摆手

    “你先别说话。”

    他脸色严肃的写着字

    【妙真,你真的看不懂我跟你说的那些图案?】

    许七安向她描述的,是柴家的那份地图。

    【二我为什么要看的懂,莫名其妙的,李灵素二号,你在哪儿呢,为何还没回京城和临安公主成亲。】

    许七安不搭理她,反手就挂断了私聊。

    紧接着向李灵素发起私聊,李灵素磨磨唧唧的,本来不愿意,估摸着脑瓜子被敲的嗡嗡作响,无奈接通了。

    【七什么事!】

    圣子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不高兴和他私聊。

    【三你懂地脉吗?】

    【七略懂,天宗有相关的典籍记载,不过说起地脉,还是地宗最懂。】

    李灵素的学识要比李妙真稍强,当初许七安收集龙脉,圣子就非常诧异,因为他知道龙脉是什么东西。

    【三金莲这个猫东西,闭关这么久没有动静,我只能找你】

    说着,把柴家的地图模样,仔细描绘给李灵素听,甚至还在地书里画了几笔。

    【七这是山川地脉啊?额你不说明,本圣子还真看不懂。】

    许七安默默结束私聊。

    天宗的卧龙凤雏都认不出来,尸蛊部的前任首领,怎么猜测出这些线条象征着的是山川地脉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许平峰去过蛊族,见过尸蛊部手里的半卷地图。

    许七安立刻做出推测,他这是根据天蛊老人和许平峰的交情来推断的。

    以他和天蛊老人的交情,借地图一观得要求,尸蛊部前任首领会拒绝?

    这样的话,按照时间线推算,许平峰是先看了尸蛊部的地图,才去柴家寻找那卷地图的。

    艹!这半卷地图没有价值了。

    ps剧情要进入本卷第一个了,我有点畏手畏脚,不知该怎么下笔的紧张。

    <scrpt>();</scrpt>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