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奉打更人》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谢“女装使我变强”大佬的白银盟)

    <b></b>                  地底。

    盘坐在房间内,静静打坐的钟璃,耳廓一动,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

    这时,有一个脚步声加快,来到她的房门外,喊道

    “钟师姐,打更人奉许银锣之命,押送一批犯人来此地关押。”

    钟璃起身开门,看见门外站着一位白衣术士。

    她先是点点头,而后望向幽暗走廊入口,看见一位绣金锣的中年人,与一众银锣、铜锣,押解着一批犯人走来。

    钟璃迎了上去,轻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

    白衣术士“哦”一声,语气平静的解释

    “许银锣和长公主造反了,就想把几个亲王兄弟,包括永兴帝关在司天监。”

    作为司天监的术士,看不起皇权是基本操作。

    钟璃迎上押解亲王的金锣,后者拱手说道

    “本官赵锦,奉命押解人犯,请钟姑娘安排。”

    钟璃就说

    “这一层有二十个房间,随便挑一个便是。”

    宋廷风闻言,随手打开身侧的一扇铁门,推了一把许元槐

    “进去!”

    许元槐脚下一滑,狠狠摔在地上,脑袋磕到铁门上,痛的闷哼出声。。

    宋廷风嘲笑起来“废物”

    话音方落,突然脚下一滑,直挺挺的后仰,脑袋也磕到墙上。

    作为一个炼神境的高手,他没有受伤,只是摸着脑袋,脸色茫然。

    赵锦皱了皱眉,望着宋廷风,斥责道

    “毛毛躁躁的。”

    然后他也摔了一跤。

    “???”赵金锣脸色茫然。

    他不明白自己一个四品武夫,掌控化劲的高手,为什么会在没有障碍、没有行走的情况下,突然就摔一跤。

    赵金锣旋即想通,望着钟璃,猜测道

    “这是困住罪犯的阵法?”

    领头的白衣术士背靠墙壁,点点头

    “你就当是吧。”

    接着,银锣铜锣们把骂骂咧咧的亲王、永兴帝推入房间,过程中,双方都有人无缘无故摔倒,不是脑袋磕墙上,就是脸撞地上。

    钟璃负责关上每一扇铁门,掌心贴在门上,激活阵法。

    见事情办完,包括赵金锣在内,一众打更人背贴墙壁,谨慎的挪移,离开地底。

    靠着墙壁的白衣术士感慨道

    “昨日还是帝王,今日就成了阶下囚,嘿嘿,让这些锦衣玉食的亲王们尝尝阶下囚的滋味也不错,不然怎么能知道人间疾苦呢,是吧钟师姐。”

    钟璃愣住了。

    她呆呆的站了半天,眼睛越来越亮,急声道

    “你快去找许银锣,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白衣术士也没问原因,点点头

    “好,不过钟师姐,您能先回房间吗?”

    他指了指敞开的铁门。

    铁门能锁住钟师姐的厄运,他可不想三步一摔,术士的肉身很精贵的,经不起折腾。

    “哦!”

    钟璃转身进了房间,铁门关闭的刹那,白衣术士听见“啪叽”的闷响,他猜测是钟师姐摔倒了。

    白衣术士走出地底,拾阶而上,来到许七安暂住的卧房。

    他正要扣门,忽然福至心灵,想道

    “不对,规避厄运三则钟师姐的话不能停;钟师姐的身边不能待;钟师姐的东西不能碰。

    “我大意了,差点忘记这三条法则。”

    一念及此,白衣术士默默转身离开。

    还是把钟师姐的话转述给宋师兄,让他当炮灰吧。

    司天监,浮屠宝塔内。

    白姬蜷缩在蒲团上,声音细软,娇声道

    “姨怎么还没来,大师你放我出去吧,好无聊呀。”

    塔灵老和尚睁开眼,缓缓道

    “小施主若是觉得无聊,不妨与贫僧一起参悟佛法。”

    白姬一听,顿时支棱起来,叫道

    “我是妖族呀,我生来就是要打佛门的,哪能跟你学佛法。”

    塔灵老和尚给出自己的理由

    “了解敌人,才能打败敌人。小施主跟我学佛法,将来长大了,才能找到佛门的弱点。”

    白姬闻言,愣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她的小脑瓜想不出反驳的话。

    正说着,塔灵老和尚耳廓一动,继而笑道

    “你的主人返回了。”

    他屈指轻弹,一道金光激射而出,于室内绽放,然后慕南栀就出现了。

    她穿着荷色的长裙,面容憔悴,眼神里满是疲惫。

    许七安离开时,没有带走浮屠宝塔,和太平刀一起留在桌上,给花神三重保护。

    慕南栀苏醒后,沟通塔灵,便被传送进来了。

    “姨!”

    白姬欢呼一声,化作白影飞扑到慕南栀怀里。

    慕南栀接住白姬,顺势盘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虔诚道

    “大师,我悟了。”

    塔灵老和尚反问道

    “你悟了什么?”

    慕南栀无比虔诚,大彻大悟

    “色即是空!”

    塔灵老和尚欣慰道

    “善!”

    同时,他心里嘀咕一声这话听起来好熟悉。

    白姬抽了抽粉色的鼻尖,茫然道

    “姨,你身上有股怪味道,不是你的味道”

    “你闻错了。”

    “没有没有,我鼻子可灵了。”

    “闭嘴,小崽子少打听。”

    塔灵老和尚听着她们的争论,伸出手指,轻轻点在慕南栀眉心。

    花神双眼瞬间空洞,失去神采,身子一歪,昏迷过去。

    这变故让白姬吓了一跳。

    “贫僧是在帮她疏导气机,郁结在丹田,反而伤身。”塔灵老和尚解释道。

    一夜之间,她体内多了一股无法消化的磅礴气机,这是她感觉到疲惫的原因。

    王府。

    王贞文卯时便醒了,用过午膳,喝过药,便睁着眼睛不肯睡,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天光大亮后,他就听见了隐约的炮火声。

    很快又趋于平静。

    等啊等,等啊等,午膳到了。

    王贞文滴米未进,终于等来管家禀告,说钱首辅和几位大人来拜访。

    至此,王首辅如释重负,让管家请人进来。

    少顷,钱青书、孙尚书等几位王党骨干推门而入,在圆桌边入座。

    钱青书把圆凳搬到床边,坐的最近。

    王贞文看着他们的脸色,沉吟半晌,道

    “看样子是事成了,但你们为何是这等表情?”

    几位老伙伴较为沉默,但又不是凝重,而是那种不知该从何说起的复杂。

    刑部孙尚书和其他几位,目光交接,而后齐齐投向钱青书。

    钱青书自知避不过,轻叹一声

    “事成了,不过结果有些偏差。”

    “偏差?”王贞文见他欲言又止,心里一沉,想到了一个可能,急道

    “许七安,篡位了?!

    “糊涂啊,大奉气数未尽,下至百姓,上至贵族,都还认可皇室,便是那云州乱党,也要千方百计的宣传自身为正统,不惜一切代价的要求永兴认可,便是为此。

    “他好不容易攒下不菲声望,岂可自毁前程?”

    急怒攻心,剧烈咳嗽起来。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钱青书扶他坐起身,轻拍后背,欲言又止一番,道

    “许七安没有篡位,就他那性子,给他龙椅他都不会坐。

    “你觉得他是一个愿意埋首案牍,处理政务的人?”

    王贞文一想,觉得有理,心态平和了许多,问道

    “他准备立谁?”

    钱青书幽幽道

    “长公主怀庆!”

    “咳咳咳”王贞文又剧烈咳嗽起来,脸色涨的通红。

    孙尚书忙倒了杯热茶,递上来

    “喝口茶,压一压。”

    王贞文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压住咳嗽,而后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们同意了?”

    钱青书无奈道

    “我们原以为会立炎亲王,事后才知,那小子虚晃一枪,把我们都给骗了。

    “当时箭在弦上,贼船已上,还能反悔?”

    喊出“请陛下退位”时,就已经没回头路了。

    而且永兴和一众兄弟都被长公主牢牢控制,王党便是想反悔,也没合适的人物推出来。

    先帝的兄弟和一些郡王,资格差了些。

    再说,当时看一众亲王、郡王的表现,明显捏着鼻子认下怀庆,未必愿意冒险。

    王贞文勃然大怒

    “女子称帝,简直胡闹,胡闹!”

    孙尚书突然说道

    “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女子称帝,大阳是有先例的。

    “再说,论才华、魄力、能力,长公主都是佼佼者,她当皇帝,远比永兴和其他亲王要强。”

    王贞文难以置信道

    “她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孙尚书看向钱青书,新任首辅低声道

    “也没什么好处,就是之前永兴答应我们,但以朝堂稳定为由,一直迟迟不曾兑现的承诺。

    “再就是,朝堂重新洗牌,空出来的位置,魏党和我们瓜分,从此再无群党相争的局面。”

    王贞文不说话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反对无效,怀庆给的实在太多,多到王党无法拒绝。

    哪怕都知道她将来肯定会扶持其他党派,不会任由魏党和王党做大,但没人会因为以后的事,拒绝眼前唾手可得的利益。

    这和聪明与否无关,和人性有关。

    “好算计,和永兴帝比起来,她更像元景。”

    王贞文“呵”了一声“事已至此,老夫也只能顺应大势。”

    他一个卧病在床的人,还能怎样?

    “不过老夫要给你们一个忠告。”

    王贞文扫过屋内众人,沉声道

    “女子称帝,即使有史可依,亦非主流常态,说服力有限。她想坐稳龙椅,可没那么容易。”

    钱青书起身,拱手道

    “王兄请说。”

    许七安返回司天监,来到自家卧室门前,看见宋卿倒在门外。

    “果然有人来找我,还好我做了好几手准备”

    他心里嘀咕一声,拎起宋卿,啪啪扇了几巴掌,把他强行唤醒。

    宋卿迷迷糊糊的醒来,茫然道

    “许公子,你回来了啊咦,我脸好疼。”

    没这么夸张啊,我就是轻轻打了两巴掌,哦,我已经是二品武夫了许七安转移话题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宋卿揉着红肿的脸,口齿不太灵光的说

    “钟师妹托人传话,说有事要找你。”

    钟璃小可怜找我啊。许七安点一下头

    “不急的话,我抽空过去一趟。

    “对了,宋师兄最近是不是熬夜做炼金术实验,很长时间没睡觉了?”

    宋卿一愣

    “你怎么知道?”

    脑子灵光的话,你就不会接钟璃的任务,这是很简单的推理许七安没有解释,恭敬的送走脑子不太好用的宋卿。

    目送他的背影离开,许七安抹去门上的强烈麻药,推开而入。

    房间里空荡荡的,床铺凌乱,没了大奉第一美人,床单上不规则的斑痕也已经干透。

    许七安目光自然而然的望向桌上的太平刀。

    太平刀竖起刀尖,指向一旁的浮屠宝塔。

    许七安点点头,身形旋即化作金光,遁入宝塔内部。

    空旷的第三层,塔灵老和尚盘坐在蒲团上,慕南栀歪歪扭扭的倒在另一张蒲团,昏睡不醒。

    白姬凑到她身边,不停的抽动粉嫩的鼻尖,嗅啊嗅。

    “狐狸崽子,你干什么呢!”许七安心说,你在猥亵我老婆吗。

    白姬见到他进来,表示很开心,然后困惑的说

    “姨身上有怪味道,嗯,我总觉得很熟悉。”

    许七安吃了一惊,心说你怎么可能熟悉呢,你还是个孩子啊。

    白姬盯着他看了片刻,突然恍然大悟

    “我想起来了,夜姬姐姐每次和你交配完,身上就有这股味道。”

    它抬起爪子,用力拍打一下蒲团,怒道

    “你是不是和我姨交配了,她是我的,不准你抢她。”

    “放心吧,她以后还会抱着你,陪你吃饭睡觉。”许七安安慰道。

    给你一个舒服的靠枕他心里补充一句。

    白姬一听,就满意了,竖起了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这时,塔灵老和尚找到机会,说道

    “我替她梳理了气机,旁人十年都未必能修来这般磅礴的气机。”

    这些都是许七安输入她体内的气机。

    顿了顿,老和尚说

    “她体内似乎还有一股力量在苏醒,非常神奇的力量,想来就是不死树的灵蕴。”

    当日和幽冥蚕交流时,塔灵也是在场的。

    许七安点了点头,抱起慕南栀离开宝塔,回到卧室。

    他提前回来,就是为帮她疏导气机,花神不通修行,无法自主的运转气机,这样一来,许七安渡入她身体里的气机,会凝结在丹田。

    时间一长,反而对身体有害。

    现在塔灵主动帮忙,他倒是省了一番力气。

    许七安把花神放在床上,脱掉绣鞋,盯着白皙玲珑的小脚丫子看了几眼。

    “不能操劳了美人。”

    默默给她盖上被子。

    这时,他感觉后脑勺被人敲了一棍,于是轻车熟路的摸出地书碎片,查看情况。

    鱼塘一号,发来私聊。

    【三殿下?】

    【一本宫派人安抚了一下临安,发现她情绪虽然不高,但已无大碍。】

    【三啊?还有这等事?我完全不知情。】

    御书房里的怀庆,看着地书碎片,“呵呵”了一声。

    【一方才钱首辅找本宫,提了几个意见。】

    许七安没有说话,耐心等待,不多时,怀庆的长篇大论发来。

    【一女子称帝,阻碍极大,本宫能压制朝堂诸公、军队,却未必能压制各州官府、卫所以及百姓的悠悠众口。

    【因此在登基前,首要的是掌控、引导舆论,让京城各大酒楼、茶馆,说一说当年大阳女帝的事迹,让更多百姓知晓这件事。

    【而后将云州使团游街示众,拉拢民心。

    【最后,钱首辅提议,本宫登基当日,若能有祥瑞之兆,则民心可定。】

    提前吹一波大阳女帝的功绩,让百姓心里有个底儿,尽可能的打消抵触心理将云州使团游街示众,是一种拉拢民心的方式,嗯,这在上辈子某个“自由国度”的全民选秀里是常见套路,非常有用。

    祥瑞之兆,说白了就是刘邦斩白蛇起义那一套,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而这一点恰恰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能小觑“民心所向”四个字。

    许七安在心里分析了一波,传书道

    【钱首辅有治国之才。】

    【一这是前首辅王贞文的意思。】

    【三殿下与我说这个是?】

    【一祥瑞之兆本宫思来想去,没有一个适合的点子。】

    这你不能问我,我只是个粗鄙的武夫许七安心里吐槽一句,提了一个建议

    【让灵龙驮着殿下,在京城上空飞一圈?】

    【一京城百姓不识灵龙,抛媚眼给瞎子看。】

    【三我精通御兽手段,可引来百鸟朝凤。】

    他刚说完,就自我否定了此建议。

    京城不是南方,冬日里几乎没什么鸟类,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很多耐寒性高的鸟都冻死了。

    即使他累死累活,能召唤来的鸟类也有限,小打小闹没意义,凸显不了女帝登基的仪式感。

    【三你握着镇国剑,驾驭灵龙飞一圈?】

    【一皇室血脉之人,皆可握住镇国剑。而且,百姓目力有限,飞太高看不到,飞太低,绕京城一圈,显得本宫哗众取宠。】

    怀庆想了想那个场面,觉得太丢人了。

    那你去找术士和儒家啊,他们才花里胡哨,我只是个粗鄙武夫许七安皱了皱眉

    【抱歉,我没法子了。】

    【一罢了!】

    御书房里,怀庆放下地书碎片,轻轻叹息。

    堂下的钱青书当即道

    “殿下,许银锣可有主意?”

    他不认识地书碎片,只当那是司天监里用来联络的法器。

    怀庆微微摇头。

    左都御史刘洪说道

    “实在不行,可让赵守在殿下登基时,显化出龙凤和鸣异象。”

    祥瑞之兆这种操作,他们这些文官是没办法的,只能求助超凡高手。许七安没办法,那便只能找赵守了。

    钱青书沉吟一下,道

    “此法尚可,但场面稍稍欠缺了些,不够深入人心。”

    张行英难得的附和王党大佬的话

    “殿下登基,开我朝未有之壮举,非同一般,这祥瑞之兆,自是越宏大越好。”

    他们想要的是震惊京城的那种祥瑞。

    文官们找遍史书,学习前人操作,共找出三种办法,龙凤和鸣算是最好的了,但怀庆还是不太满意。

    当然,如果是天生异象,那法子就多了,只是异象不代表是祥瑞。

    事实上,大部分规模宏大的天生异象,象征的都是灾难。

    比如地动,比如电闪雷鸣,比如血光冲天

    最好的祥瑞之兆,难道不是我背着你在京城里逛一圈吗,我就是大奉最有名得瑞兽啊许七安边吐槽,边放下地书碎片。

    突然,他闻了一阵阵花香,以及草木的清新气息。

    愕然环顾,室内早已变了一番模样,慕南栀躺在一片花丛中,色彩缤纷的鲜花、翠绿的草,从床上长出来,从棉被里长出来。

    从浴桶里长出来,从茶几长出来,从立柱长出来,从一切木质家具里长出来。

    这一刹那,许七安怀疑自己不是坐在卧室里,而是坐在花房里。

    这,这简直就离谱许七安一脸呆滞。

    说实话,这种能力,即使在超凡境都是凤毛麟角,花神灵蕴恐怖如斯。

    他正苦恼着怎么清理满屋子的花花草草,忽然心里一动,再次取出地书碎片,向怀庆发起私聊

    【殿下,我有一个注意,可让你登基时,天降祥瑞,载入史册那种。】

    p这章六千字,不算加更了,错字晚上再改。

    。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