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钱袋子

    经过半个月的反复思考、推敲、勘察、咨询、测算,魏斯退役后的第一个“大作战方案”基本成形,但所有的计划都依托于一个必要因素:资金。如果没有资金的支持,所有的项目都是空谈。在此期间,他向老友、前辈以及资本行业的专业人士求教,了解当前通行的融资条件和利率情况,既是测算相关项目实施的综合成本,也是为融资业务的推进做足功课。

    在为克伦伯-海森工厂重新开工举行剪彩仪式的第二天,魏斯便离开了索姆索纳斯,前往奥城寻求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商业财团的“慷慨解囊”。此行,他没有像第一次去奥城那样先坐马车再转火车,而是从索姆索纳斯乘船出发,先是沿着索姆索纳斯河向南航行百余里,再从三河岔口转入梅森河,顺流而下抵达洛林首府梅森,一路再次勘察沿线河运情况。抵达梅森后,他逗留数日,与洛林临时政府的几位旧识就投建项目和使用土地的条件、程序进行了深层次的沟通,并抽空跟洛林本土的金融机构——拥有六百多年历史的西部矿业银行,就克伦伯-海森工厂为主体的融资条件、规模、利率进行了会谈,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

    之后,他从梅森搭乘火车前往奥城。

    奥城,是格鲁曼集团的发家之地,也是巴斯顿军校所在地,因为距离洛林和纳沙泰尔两大矿产区较近,又有交通发达、地形平坦、人口众多等便利,即便受到战争的严重摧残,依然是发展重工业的理想之地。战争结束后,许多外迁的企业又陆续迁回,整个城市因而成了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是吊机和修建中的厂区、楼房。

    来到奥城,魏斯首先拜会了联邦自由银行在这里的分支机构,向他们了解了这家联邦第一银行的政策和条件,餐后聊天,得知现在担任格鲁曼财团首席执行官的居然是他的一位故人——那个曾经在格鲁曼家族受到排挤打压、貌似敦厚其实老辣狡猾的肥胖中年人。

    在此之前,魏斯只大致听说了格鲁曼集团这几年的变故:二公子鲁奥夫战时叛变投敌,老总裁被董事们合力赶下了台,格鲁曼家族内部为争权夺利而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如今细细一打听,才知道胸有城府的胖副总裁鲁道夫-格鲁曼虽然没能“竞争上岗”,却凭着跟军方的良好关系和战时的稳当运作,成功当上了格鲁曼财团的首席执行官。这个财团,是格鲁曼家族旗下仅次于格鲁曼集团的第二大产业,只不过在阿尔斯特自由联邦,绝大多数人对资本运作的认知浅薄而又偏颇,民间素有“放贷者=吸血鬼”的说法,而各行各业的企业主、经营者也大都倾向于自然发展、不断积累,所以,各大银行和财团虽然掌握着数量惊人的资本,资本运作的规模和效率并不高,除了从联邦政府购买国债,常规业务便是直接投资、收购并购以及委托运营管理。基于这些缘故,担任格鲁曼财团首席执行官,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远不及格鲁曼集团总裁。

    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跟那位精明的胖子打了多次交道,魏斯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并不奢望对方会主动给出优厚的合作条件,而是花了两天时间收集相关信息,做到有备而往。之后,他找到格鲁曼财团的办公楼登门拜会,不巧那位首席执行官外出公务,预计要过几天才会回到奥城。魏斯留下自己在奥城所住酒店的地址房号,不急不忙地继续拜会其他金融机构和财团,研究当前的行情和不同银行、财团的经营运作特点,迅速积累自己在资本领域的的眼界和知识。

    与胖副总裁鲁道夫-格鲁曼的再次见面,是一个下次小雨午后,在格鲁曼财团设在奥城市区的临时办公楼。那是一栋颇有年代感的三层楼洋房,坚固的石头外墙和方方正正的轮廓,勾起了魏斯昔日的回忆——奥城之战最为惨烈的阶段,他和战友们便是在废墟般的城市里坚持作战,时而隐藏在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时而返回地面搜寻补给,没准还在这栋建筑里逗留过。当然,遍地废墟的奥城已成回忆,要不要多久,这座城市又会是遍地高楼……

    “你好啊,龙侄!许久不见,听说你在洛林干了一番大事业,瞧瞧,我为你感到骄傲!”胖副总裁,如今的格鲁曼财团首席执行官,像从前那样满脸堆笑,以亲和的面貌展现给展现在魏斯面前。

    “我现在已经离开了军队。”魏斯对他说,“算是跟从您的脚步。”

    “哈!我是被军队淘汰的,而你是主动离开,两码事!”这位长得愈发富态的中年大叔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回应。跟魏斯握过手之后,他回到办公桌后的大皮椅上,魏斯则在办公桌前的木头椅子上落座。隔着这张办公桌,给人的感觉就是在谈事,感情什么的只是略微带过。

    “说说看,离开军队之后,你有什么打算?”鲁道夫刚从外地回来,听秘书说好像是参加什么高层聚会。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显然不必像从前那样想方设法拉拢、利用魏斯这样一个“小人物”,所以,这问题听着也有些客套之意。

    魏斯平静地端详着对方,鲁道夫脸上的笑容似乎更多的来自于内心的骄傲和自信,而不是以前那种虚伪与蛇的姿态。

    “我回洛林了,目前主要是打理克伦伯-海森家族的经营事务,另外就是跟一些老战友合作,希望能够让洛林发展得更好一些。”

    “不错不错,你们家族的成员,最让我敬佩的就是这一点——每个人都有远大的志向。”话说到这里,鲁道夫语气一转,主动出击:“今天来找我,应该是希望得到资金方面的帮助吧?”

    魏斯不卑不亢地回答说:“因为事业发展需要,我们准备向各银行和财团融资,现在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这些天来所商洽的银行、财团,对我们的条件非常肯定,而在此过程中,我听到了很多关于您的赞誉。大家都说,格鲁曼财团在您的经营下,已经是联邦当今最有影响力的财团之一。我想这样的业务,如果不来跟您讨教一二,免不了会有一些不踏实。”

    鲁道夫听完之后稍稍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他从桌上打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摆着一排褐色的“细雪茄”。奥伦斯星球上没有烟草这种植物,人们赖以舒缓情绪、安抚心神的是一种带有精神镇定作用的草叶,因为无法做到完全人工种植而显得较为稀有。魏斯最早知道这东西是因为尼古拉,那个时候她处在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中,言行举止一如那些叛逆的富家子弟,好在它不像地球上的毒品那样具有可怕的依赖性,反倒是上流社会的一种炫富工具。

    鲁道夫请魏斯来一支,魏斯笑着拒绝了,他便给自己点了一根,边抽边说道:“龙侄,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这次也不例外。如果事情确实如你所说,那么你正在运作的一定是一个很不错的项目。要知道,那些精明的家伙对项目的审查可是格外的挑剔。”

    “我的业务有三个他们难以拒绝的优势。其一,联邦政府每年向克伦伯-海森工厂偿付战时采购武器装备的欠款,连本带息,预计持续十年。其二,克伦伯-海森家族在洛林乃至联邦西部还是有非常悠久的良好信誉。其三,我以个人名义对贷款项目做出担保。”

    说完这三个优势,魏斯紧接着又介绍说:“我运作的项目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可观的潜在价值,如果您感兴趣,我可以给您说说。在我去过的办公室,没有人对我的计划持否定意见。”

    鲁道夫却摇了摇手:“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听这些吗?说吧,龙侄,你这次准备贷多少款?”

    魏斯已不是初来乍到的商场菜鸟了,他知道对方这么说,无非将自己摆在一个具有心理优势的位置上,从而掌握谈判的主动权。真要是直接报出的那个数字,这家伙没准会从椅子上蹦起来。

    “是这样的,我始终觉得风险应该分散,不要集中在一个地方,那跟把所有的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相同的道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在您这里获得一个可以在适当条件下提现的贷款额度,这样我会综合比较各个银行和财团不同时期的条件,然后决定在哪儿提款,获得经营效益之后,在哪儿先偿还。”

    听魏斯这么一说,鲁道夫终于变得认真起来,他盯着这个许久不见的年轻后辈看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你确实成熟起来了,龙侄。你说的这些,其实是在融资中非常客观、冷静的操作。不过我想说的是,在商业合作中,不仅要讲规则,更多时候还是要讲交情和互利的。你让我赚钱,我帮你赚钱,这样合作才能长久,才有可能逾越一些世俗的条款,知道吗?”

    魏斯笑了起来,他对鲁道夫说:“既然如此,不妨一边喝茶一边聊聊我设想的这个大计划。听过之后,您再决定给我多少贷款的额度。如果您这里可以取得足以覆盖整个项目的贷款,我可以考虑在您这里先办,等到今后有其他的需要再跟别人谈合作。”

    “好!”鲁道夫立即应答道,“洗耳恭听!”

    在这个下着沥沥小雨的午后,魏斯用了大约一刻钟时间,以详略得当、层次分明的表述,向鲁道夫介绍了自己的全盘计划。这位资本界的大佬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会儿,问道:“对于这个计划,我有两个疑问……第一,如何确定你所说的那种矿产资源代表了未来?第二,你如何确定你准备重金投入的那些机械有如此可观的市场需求,而且是军民结合、永不过时的?”

    厉害的老手,总是能够看到问题的关键。魏斯的计划之所以具有巨大的潜力,既是基于历史性的判断,也是建立在现实可行的基础上。铝在奥伦斯星球上已经有了发现和运用,只是还没有达到普及化和商业化的程度。到目前为止,它还只是一种相对少见的实验品,至于说代表着未来战争发展需要的机械动力,那是一个符合战争逻辑的趋势,并不会因为新原石和飞行战舰而改变。这个逻辑在刚刚结束的战争中已经得到了非常充分的验证。随着飞行技术的发展,几十架战斗机就可以狠狠修理一艘强大的飞行战舰,而几十架战斗机的造价可能还不到一周飞行战舰的百分之一,这便是技术与技术的对比。至于地面的战斗,毫无疑问,当双方在空中斗得难解难分时,地面的战斗仍要由地面部队来解决。因此,坦克、自行高炮、自行火炮、摩托化部队,这些都具有现实价值,也代表了未来军事发展的趋势。

    在鲁道夫面前,魏斯当然没必要把自己的老底都兜出来,他笑着说:“任何商业都有风险,就是战争中的作战行动一样。战场上指挥官如何判断敌人的动向和敌人的部署,那么在商场上,我们同样也需要用自己的判断去做出一些抉择。您所说的两个问题,是我个人基于各方面信息和发展趋势所做出的判断,我相信它们是正确的,所以我敢于将全部的身家都押上。如果您认可,您大可以将这笔业务交给我,如果你觉得存在质疑,或者持反对的意见,那么我建议您跟其他银行机构以及财团共同分担这个风险。”

    魏斯说的很在理,鲁道夫没有像刚才那样大言不惭,他低头沉思了许久,问道:“你的这个计划是否有一份书面的方案可以让我细细研究一下,过几天再给你答复。”

    魏斯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夹子,在里面抽出了一张纸放在了鲁道夫面前。这个肥硕的中年人有些意外,他拿起纸看了看,这上面的内容甚至比刚才说的还要简单。

    “您所说的方案,我确实有详实的,但这是我的作战计划,是绝对的商业机密,您说呢?”魏斯笑道。

    鲁道夫有点尴尬的干笑了几声,点点头:“好吧,龙侄!我不得不承认,虽然你的理性让我有些不太愉快,但你确实是一个商场上可信的伙伴。这样吧!今天我先不给你准确的答复,但可以肯定是这笔业务我一定会参与至少一份,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最大的那一份。作为我对你的支持,我们会给你最优厚的条件。”

    魏斯站了起来,主动伸出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一如既往的!”

    鲁道夫煞有介事地站起来与之握手:“没错,一如既往!”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