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猎手》正文 第9章 鹬蚌

    陈德彪匍匐在雪地上慢慢蠕动,一点点摸近雪熊兽的洞口,距离还有两百步时捡起一块石头用力丢了过去,然后迅速架起长弓对准洞口。

    “吼!”再次被打扰了休息的雪熊兽立时怒不可遏的冲了出来,结果迎面便是一箭!

    但出于野兽的直觉它本能的一扭头避开了要害位置,被一箭扎到了肩头。

    等他从疼痛中回过神,却发现偷袭者早已跑没影了。

    “吼!吼!吼!”巨兽愤怒的咆哮久久回荡在雪山间。

    陈德彪见那畜牲没有追上来便又绕了一圈摸了回来,他当然不是来找刺激的。

    而是因为他在箭上涂了毒!

    等了片刻只听洞中传出粗重的喘息声,然后慢慢变得微弱直到彻底没了声息。

    陈德彪眯起眼睛盯着黑漆漆的洞口,再次掏出一颗自爆流星锤用力一磕丢了进去。

    砰!

    一声闷响从洞中传出,却无其他动静。

    陈德彪注视片刻,立即爬起来转身就跑。

    “吼!!!”雪熊兽红着眼睛直冲了出来,一边呕着黑血一边奋力狂追。

    陈德彪回头冷冷瞥了一眼,这畜牲若是不追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这一狂奔起来毒素顺着血液很快流边全身直入心脉,那是神仙都难救。

    果然很快这畜牲就追不动了,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眼中流入出不甘之色。

    陈德彪折返回来,对准它的脑袋便是一箭!

    基因融合失败……

    获得熊皮大袄一件。

    获得大骨锤一柄。

    获得熊骨头盔一顶。

    陈德彪清点着收获,最满意的却是那数万斤熊肉。

    当晚一顿饱餐,让陈德彪终于摆脱了始终萦绕不去的饥饿乏力感。

    吃饱肚子,陈德彪鸠占鹊巢在熊洞修整了一天再次出发南下。

    一路艰险翻山越岭,逐渐接近万丈巨峰。

    当翻过最后一道山岭后,陈德彪忽然眼神一凝。

    只见在巨峰山腰处垂挂着一道白色匹练,宛若一道银河直落九天。

    而在山脚下已经积蓄起了一片雾气升腾的水泽。

    陈德彪眯起眼睛缓缓扫视过这片水泽,见到了许多累累白骨。

    其中几具骨架头尾足有百米多长,卧在沼泽中宛若一道道骨山。

    忽然陈德彪目光一凝,瞥见一个新鲜的巨大爪印。

    然后顺着爪印的方向循视过去又发现了几个爪印,直到这些爪印消失在瘴雾中。

    面对未知危险,陈德彪立即果断的选择了绕道而行。

    结果绕了一天一夜也没能绕过这片泛滥的沼泽,除非他从险峻的巨峰上攀爬过去。

    陈德彪稍一思量便放弃了继续南下,有这片危机四伏的沼泽隔绝,相信南方凶兽也无法轻易北上。

    陈德彪并没有选择原路返回,而转道向东而去。

    一路向东,沿途猎到几头寻常野兽充饥,然后又被几头凶兽撵几十里地。

    兜兜转转来到一座山谷峡道外,只见一侧山岗上矗立着一座残破的岗哨。

    这是两百多年前他与战友们建立的前哨站,结果却被一头路过的凶兽给摧毁,也让他们打消了向外扩建分基地的念头。

    陈德彪爬上岗哨寻视一圈,只找到一堆废铜烂铁以及几坨新鲜的野兽粪便。

    他立即取出骨弓搭箭循着野兽留下的踪迹向着山岗的另一侧摸去,来到一片陡峭的雪坡前,只见足迹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滑痕。

    远眺雪坡底下是一片怪石林,无数怪石宛若一片望不到头的丛林,看起来像是远古海底留下的珊瑚丛化石。

    两百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茫茫雪原,现在积雪消退将这些冰封了不知几万年的珊瑚化石林给重新暴露了出来。

    陈德彪眯起眼睛一瞅,就发现了一条巨虫的脊背在石丛间滑动。

    他立即打消了下去狩猎的念头。

    并不是他怕了这虫子,而是不值当。

    毕竟他现在主要任务就是以最低消耗去猎取足够多的食物积攒能量,等将来到了太空中可没有怎么多猎物供他随意猎取。

    正当陈德彪转身准备离开时,忽然怪石丛林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德彪立即蹲下循声望去,只见一块怪石仿佛活了,正死死抱住一头倒霉的野兽。

    定睛一瞧,竟是一只把自己伪装成怪石的大螃蟹!

    这大螃蟹横宽足有丈许,石化外壳往怪石丛一趴就连陈德彪都看走了眼,幸亏他没有贸然下去,要不然被伏击的说不定就是他。

    然而还没等这只大螃蟹享用到嘴的大餐,一条大虫子忽然从旁杀出,一下缠住了大螃蟹。

    那场面就似一列火车缠住了一辆装甲车。

    两头怪兽一时间滚做一团,撞碎了无数珊瑚化石。

    陈德彪见有机可乘,立即架起了弓箭。

    大螃蟹显然不是大虫子的对手,很快就被大虫子死死缠住动弹不得。

    但大虫子却勒不碎的大螃蟹石化外壳反而还被对方的大钳子牢牢夹住脖颈,双方一时间陷入了僵持,反倒是让先前被大螃蟹钳住的猎物挣脱了出来,跌跌撞撞的逃走。

    咻——!

    这只刚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野兽没跑多远就被一枚利箭给钉死在了地上。

    陈德彪却一脸无语,因为他刚刚瞄准的是大虫子的脑袋……

    果然五百多步的距离,即使自己的眼神没问题,但射出去的箭矢却只能随缘了。

    陈德彪重新校准了一下误差,再次挽弓瞄准大虫子射出一箭。

    结果恰好一阵妖风刮来,再次吹偏了箭矢。

    陈德彪摇摇头,收起弓箭转身就走。

    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因为远处已经来了几头强大的凶兽。

    半天后,陈德彪重返故地只见到一片狼藉。但他却暗喜不已,在回收回两枚箭矢的同时顺带着还在地面上采集到了许多血样。

    当晚他躲到一个山洞里,将采集到的血样一一进行吞噬。

    结果五六份血样只有一份融合成功,获得了‘喷毒’能力。

    陈德彪试了试,一口唾沫吐在地上融出一个小坑。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后给箭矢淬毒不用再划破手指了,舔一口就行。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