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保护

    天生神力这个词作用在不同年龄的人身上,衡量数值自然也不同。

    一个六岁的孩子,能够抡动这么一对铁锤完成一千次捶击,绝对配得上这个词了。

    不过,邙天没有喊停,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唐舞麟继续捶击。

    他的动作直接、有力,但却并不会任何卸力、化力的技巧,捶击的反震力无疑都让他的双臂承担了。

    五十次、八十次、一百次。

    汗水再次涌出,酸痛感甚至比之前更加强烈,双臂热辣辣的,甚至因为用力过度,头皮都开始有些发胀。但唐舞麟还是咬紧牙关,继续的一锤锤捶击下去。

    一百五十锤,他的身体开始晃动,双臂胀痛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眼前也有些模糊了,但他却依旧咬牙坚持着。

    我能坚持,我可以通过测试的。我是男子汉,坚持就是胜利。

    当邙天喊停的时候,唐舞麟自己都不知道挥动了多少下锤子,要不是邙天一把扶住他,他直接就要栽倒在地了。

    苏白见状也扶住了唐舞麟,防止他摔倒。

    邙天接过他手中的锤子,邙天清楚的看到,唐舞麟双手掌心都因为锤柄的反震力磨破了皮,手臂更是肿胀了一圈。

    这位相貌凶悍的锻造师终于动容了,不只是因为唐舞麟的天生神力,更是因为他的这份坚持。

    力量还可以后天锻炼,可坚毅的性格出现在这样一个六岁孩童的身上,却太难能可贵了。

    “你们教出了个好孩子,这孩子我收下了。以后每天都是这个时间过来。回去给他涂抹手臂。”当琅玥来接唐舞麟和苏白的时候,看到的是眼神温和了许多的邙天,还有他递来的一瓶药膏。

    而苏白在那一段时间中也没有闲着,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就进行冥想去了,他要在那些灾难来临之际尽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后面的一个小时,唐舞麟一直在休息,这会儿精神已经恢复了,只是双臂酸疼的抬不起来。

    他脑海中还回荡着邙天对锻造的讲解。

    “什么是锻造?锻造和铸造截然不同。铸造只需要一个模具,用机械将金属按照磨具压制出需要的形状,就是铸造。而锻造,却需要锻造师亲手一下下敲打而成。锻造当然也可以通过机器来完成敲打,可是,金属也是有生命的,机器的锻造,永远也无法真正掌握金属的纹理。所以,最顶级的机甲零件,全都是由锻造师手工锻造完成。好的锻造师是真正的匠人,拥有着不逊色于魂师的地位。”

    魂师、机甲师,这都是男孩儿的梦想。

    但是在苏白看来这都是废话,因为苏白知道好的锻造师可是说都是魂师,因为没有魂力的提供,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锻造师的。

    这也就唐舞麟天真还不知道好的锻造师也会是一名好的魂师的,但是苏白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唐舞麟,因为这可以在唐舞麟心中留下一个念想。

    “哎呦。”唐舞麟痛叫一声,因为琅玥拉住了他的手。

    琅玥这才发现,自己儿子手掌上的伤口。

    “天啊!他、他对你做了什么?”泪水几乎一下就从她眼中涌了出来,她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两个小时的工夫,儿子竟然遭受了这么大的罪。

    唐舞麟摇摇头,道:“没什么啊!邙天叔叔说测试了我,我合格了呢,妈妈,我是不是很棒。你别哭啊!不疼的。”

    “我们回家。”琅玥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眼神中满是痛惜。

    “妈妈,我真的没事。我可开心了,通过了邙天叔叔的测试,你不为我高兴吗?这好像就是爸爸说的成就感。”

    “高兴,妈妈高兴。”琅玥摸了摸儿子的头,眼中再次泪光莹然。“还有苏白,你可不能打锻造的主意了,我不想让我两个孩子都这么受苦。”

    苏白笑着点了点头,主动牵上了琅玥手。

    回到家,一进门唐舞麟就看到坐在桌边的娜儿,立刻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琅玥进了厨房,去做晚餐。

    苏白在唐舞麟后面看着着是真的嘴角一抽,就这才见几次就这么热情了,后面古月是怎么让唐舞麟喜欢上自己而放弃娜儿的?

    “娜儿,你知道吗?今天我通过了邙天叔叔的测试,可以跟他开始学锻造了呢。等哥哥靠锻造赚了钱,就可以攒钱买魂灵了,还可以给你买好吃的哦……”孩子心性,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手臂的疼痛,将自己这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讲给娜儿听。

    苏白走到唐舞麟的一旁笑到“怎么就给娜儿买点,忘了我了?”

    听到苏白说的话唐舞麟瞬间就改口了“对对对,还要给你买小白。”

    再次听到唐舞麟叫自己小白苏白整个脸都黑了,但也不打算纠正了,毕竟是孩子嘛。

    娜儿听的很认真,只是眼神中偶尔会闪过一丝茫然。

    “娜儿,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你的家在哪里了吗?”唐舞麟讲完测试的事后下意识的问道。

    娜儿摇摇头,“我真的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娜儿,其他的都模模糊糊的。麟哥哥还有小白姐姐,我是不是很笨?”

    唐舞麟赶忙道:“不,娜儿当然不笨了。不记得没关系,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的爸爸妈妈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妹妹啦。”

    苏白也向着娜儿笑着点了点头,苏白不喜欢说太多话他更喜欢在自己心底解决问题。

    娜儿看着他,脸上渐渐流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这还是她来到这里后第一次笑起来。

    “哇,娜儿,你笑起来好好看。我悄悄地告诉你哦,哥哥会努力修炼成为魂师的,以后我来保护你,好不好?”唐舞麟用着他那稚嫩的声音说到。

    苏白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如果只靠唐舞麟的话这句话就算是失约了,不过既然苏白来了就不会在让这种事发生了,即使是神也不能阻止他。

    “好。”娜儿笑着回答着。

    唐孜然回来的时候,晚餐已经做好了。

    “孜然,你跟我来一下,孩子们先吃饭。”琅玥看似平静的瞥了唐孜然一眼,然后走向了他们的房间。

    唐孜然愣了愣,看向儿子,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唐舞麟耸耸肩膀,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妈妈怎么了。又看了看苏白,苏白用手势示意到没事。

    唐孜然赶忙跟着琅玥进屋去了,琅玥关上房门。

    “娜儿,咱们先吃饭吧。你饿了吧。不用管小白,他不用吃。”有鉴于这两个小吃货的饭量,今天琅玥额外多做了很多饭菜。

    娜儿对吃显然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闻言立刻点点头,大快朵颐起来。

    而苏白听到后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暗暗发誓到等唐舞麟有钱了一定要让他还。

    唐舞麟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这一句话导致他在未来也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她刚吃了一会儿,却发现坐在旁边的唐舞麟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开动起来,抬头看向他时,发现他愁眉苦脸的扭动着身体,一脸的痛苦。

    “哥哥怎么了?”娜儿脆生生的问道。

    “我测试后,手臂好疼,有点抬不起来了。”唐舞麟本来最近就特别爱饿,更别说放学后还高强度的劳动了,这会儿对饭菜的渴望可想而知。

    娜儿眨了眨眼睛,道:“那我喂你吧。”

    “好啊!好啊!”唐舞麟大喜。

    娜儿的动作有些生涩,甚至有些笨拙,一勺饭、一勺菜,交替的喂到唐舞麟口中。

    坐在一旁的苏白听到这一幕,看到这一幕他饱了,嘴角也不自然的抽动了起来“这小子故意的吧?”

    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五岁

    半,稚嫩中带着淡淡的温馨,这个不大的小家,似乎连灯火都随之变得柔和了。

    但是在苏白眼里自己就像是一个有着百瓦千瓦的电灯泡,在一旁闪闪发光。

    “娜儿,你真好。”

    就在这时苏白的电话响了起来,苏白连忙接了起来,并来到屋子里面。

    “喂,是苏先生吗?我看到你有一套房子要出售,我有这个意向不知您什么看法?”电话那头出现了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

    苏白淡淡的说到:“嗯。我有意出售,不知您想要出多少?如果您怕有问题的话我还可以带您现场检验一下。”

    听到对面明显是个孩童的声音时,中年男人有些愣了愣但听到对方如此老练的对话也就决定先去看看房子,看看对方是不是在耍他。

    “好的,苏先生,可以的话我们约个时间谈谈吧,顺带看看房子如果可以的话立刻交付。”

    又聊了聊双方把这件事定了,苏白也是十分高兴因为有了这笔钱他也可以能做很多事情了。

    打完电话后,苏白又走出房间,但他又看到唐舞麟和娜儿你一口我一开口的时候,苏白就知道他不该出来。

    苏白来到娜儿身边,轻轻对娜儿说到“娜儿你放下吧,让我来,毕竟你也要吃饭的吧,来我来喂你的麟哥哥。”

    娜儿还是没有顶住食物的诱惑,把筷子递给了苏白,甜甜的对着苏白说了声:“谢谢小白姐姐。”

    唐舞麟看到换成了苏白他也不在意,毕竟唐舞麟心中饭是很重要的。

    苏白也一边喂着唐舞麟饭一边在心中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会保护好这个家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biquxu.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biquxu.com ”,就能进入本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